• 服饰
  • 美容
  • 奢华
  • 靓发
  • 明星
  • 生活
  • 视频
  • 评测
  • 试用
  • 化妆品库
  • 瑞丽之星
  • 论坛
  • 品牌库
  • 聚时尚
  • 加关注
  • 手机看瑞丽

您的位置: 首页>情感>情爱谋略>正文

伤情姐弟恋 爱在辛苦中结束(2)

1970/01/01 08:00三九健康网

我被动地当了第三者

2004年的最后一天,朋友邀我去咸宁泡温泉,我试探地问禾瑞去不去,他很兴奋。当天晚上我们就驾车去了咸宁。当2005年的钟声敲响的时候,我们燃放了焰火,夜空中美丽的烟花映着我们幸福的脸庞,那一刻,两颗渴望爱的心紧紧贴在了一起。

2005年元旦凌晨5点,我和禾瑞又开车赶回武汉工作,一路上,我们从黑暗走入光明,看到了天空第一抹朝霞时,幸福感已将我包裹得紧紧的。

元旦过后,我们就确立了恋爱关系。我虽然比禾瑞大4岁,可我还是像个小女孩一样对这份爱情充满了憧憬。

禾瑞知道我喜欢写心情日记,专门为我申请了一个名为槐花的电子邮箱,他让我把写的东西发到那个邮箱给他看。当他把那个邮箱告诉我的时候,我不知道有多高兴。因为,槐花是我最喜欢的花。

女人就是这样,也许男人为她做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不足以打动她,却常常为一些细致的小事而感动。看来,温柔细腻是男人的杀手锏。

我倾尽所有的温柔对待禾瑞,天冷了给他买衣服送到单位,下雨了开车去接他下班。平时工作很忙,但只要一有空,我就会给禾瑞做饭吃,常常摆了一桌子菜,我只吃几口,便搁下筷子坐在旁边满足地看禾瑞吃。这个时候,我开始幻想我们结婚后的情景,我有信心做个好太太,我要让自己爱的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人完全沉浸在幸福中时,老天却总喜欢节外生枝。

有一天,禾瑞心情很不好,我关心地问他出了什么事,他向我坦白,自己和一个叫德鹃(化名)的女孩交往了4年,家人嫌弃德鹃长得不好看,禁止他们来往,但他们一直保持着若即若离的恋人关系。现在,德鹃让禾瑞表态,他很为难。听了这番话,我感觉天都要塌了,看着他为难的样子,我还是冷静地说:“我们分手吧!”可心里却有万分的不舍。

没过几天,禾瑞又跑来找我,没骨气的我放下了所有的架子,重新和他在一起了。我想,只要他们还没结婚,我就有权利平等竞争,争取自己的幸福。但我却没有料到,自己糊里糊涂地当了第三者。

他的家人跟我玩变脸

禾瑞的妹妹留心弄到了我的电话号码,有一次她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知道我和禾瑞在交往,他们全家人都很高兴,还说他们不喜欢德鹃,希望我和禾瑞能在一起。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高兴地笑着。

禾瑞依旧天天陪着我,再也不提起德鹃,仿佛他的生活中从没有出现过那个女孩。

转眼间,春节到了,大年初一那天,禾瑞的妹妹约我出来,讲了很多禾瑞和德鹃的事。第二天,他们全家就邀我去吃饭。我觉得有点突然,但还是欣然接受了。见到我,禾瑞的父母乐得合不拢嘴,高兴地忙前忙后。大年初三那天,我要回大连老家,禾瑞的妈妈知道后,赶忙跑到超市买了一大包东西让我在火车上吃。面对热情的一家人,我依稀看到了我们今后平坦的婚姻之路。

但很快便风云突变。我从大连回武汉的路上,在电话中,我便感觉到禾瑞冷淡了许多,当时他只是告诉我德鹃管他比较严,以后没多的时间陪我了。最后,在我的逼问下,禾瑞才说,家人知道我比他大4岁和我不算稳定的事业后,便不同意我们交往了。我愣住了,禾瑞父母见我时那乐呵呵的样子仿佛还在眼前,怎么说变就变了呢?

我是个不服输的人,不会轻言放弃,我想只要了解多了,或许禾瑞的父母慢慢会接受我的。

我们之间以暴力结束

2005年3月的一天,我向禾瑞提到结婚的事,他很肯定地对我说“不可能”,在我的逼问下,他终于说出了实情,其实早在德鹃逼他表态的时候,他们已经背着家人偷偷拿了结婚证。

我们第二次分手了。可我像着了魔似地爱着禾瑞,后来他又来找我的时候,我立刻将他的已婚身份忘得一干二净。此时,禾瑞的家人开始极力阻挠我们来往。

我觉得这个时候禾瑞家人的态度已经变得无足轻重了,反而是禾瑞与德鹃的那张结婚证才应该是伊瑶最大的一块心病。但伊瑶对我的说法未置可否。

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好,禾瑞贪婪地接受着我对他的万般疼爱。2005年8月初,德鹃实在受不了禾瑞的冷落,提出离婚,这桩无实无名的婚姻就这样在德鹃的伤心中结束了。我以为,从此我和禾瑞就能名正言顺地在一起了,没有料到更大的障碍等着我们。

得知禾瑞和德鹃离婚后,禾瑞的妈妈很高兴,对我说了些感谢的话,可对于我们俩的交往,他们的态度仍然是坚决反对。

2005年9月,禾瑞的爸爸查出了心脏病,为了不影响他的病情,我和禾瑞只好采取以退为进的办法偷偷交往。

这种偷偷摸摸的交往很辛苦。时间长了,禾瑞受不了,他开始埋怨我不会主动博得他家人的好感。两人的感情渐渐被冲淡了。“十一”长假过后,禾瑞就提出分手。我求他给我一个月时间,我去做他父母的工作,他同意了,可此时,禾瑞的父亲再次住院,我只好退缩了。

这场消耗我太多精力的感情无奈收场了。

跟禾瑞分手后,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大我14岁的男友,他很疼我,我也希望能靠着他宽厚的肩膀疗伤。

2005年11月中旬的一天,消失很久的禾瑞突然出现了,他恶狠狠地问我在和谁交往,还毒打了我一顿。即使这样,我还是原谅了他,毕竟我心里还是爱着他的。

12月23日,禾瑞又跑到我公司,砸了我的车和办公室,还当着同事的面打了我。想着他以后的前途,我没有报警,但我却永远记住了他砸东西和打我时那狰狞凶恶的表情。

故事讲完了,伊瑶没有流泪,却呵呵笑了起来。她说,和禾瑞的这场恋爱虽然谈得很失败,可她还是有信心经营好和现在这个男友的感情。原来,这就是她笑的原因。

标签: 伤情 姐弟恋 女人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