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服饰
  • 美容
  • 奢华
  • 靓发
  • 明星
  • 生活
  • 视频
  • 评测
  • 试用
  • 化妆品库
  • 瑞丽之星
  • 论坛
  • 品牌库
  • 聚时尚
  • 加关注
  • 手机看瑞丽

您的位置: 首页>情感>情爱谋略>正文

希望丈夫也出轨我才安心(2)

1970/01/01 08:00新浪网

被电话铃声吵醒的时候,我正陷在一场沮丧、烦躁的梦中不能自拔,梦里,昨夜的男人面孔已经不清晰,却霸道地纠缠在我身上不肯离去,许一良站在窗边冷冷地看着,我想解释,却发不出声音,想逃离,又毫无力气。急促的铃声救了我的命,我挣扎着醒来,接了电话,是婚前的同事兼好友小云,她劈头问我:“昨晚,许一良跟你在一起吗?”我以为她看见了什么,心虚地说:“没有。”她说:“你小心一下他,我昨天和男友在爱尔兰酒吧看见一个男人很像他,身边带着个女人。“不会啊,他出差了,上午我送他去机场,眼看着他进关的,去深圳了。”小云沉吟了一下,说:“那可能我看错了。不过,他现在正是最吸引女人的黄金男人,你一定要看紧了啊!早不出差晚不出差,偏赶上情人节去出差?”

我支吾过去,心里却也犯开了嘀咕,是啊,早不出差晚不出差,偏偏情人节出差,要不是他让我感觉失落,也不会有昨夜……不,没有昨夜,那人不过是个游客,今早我离开他就已消失在我的生活中,昨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而他选这一天出差,肯定有原因,小云的话像催眠一般在我脑海里旋转:他那样的男人,怎么会没有女人喜欢?昨天我确实送他去了机场,但谁知道他是上了飞机去谈判还是杀个回马枪与女人约会?我认识他六年,从没见过一个人长得和他相像,小云和我们那么熟,相像到连她也认错?我虽然敷衍了小云,心里却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认定了他一定是有问题,换句话说,他一定昨天没有去深圳,小云看见的一定是他,他一定另有了女人!

我没了睡意,头痛仿佛也减轻了,静静地坐在屋子里,开始回想他升任总经理之后的种种变化,他对我越来越少用心思,越来越少给我惊喜,越来越少与我出游,对我的情绪也越来越少关注。相反,他总是有各种借口不回家吃饭,不陪我逛街购物看电影,甚至有时候他出差我要求同去也被拒绝——不在我眼前的时间越来越多,谁知道是不是正和别的女人亲密?这次被小云撞到了,没撞到的不知道有多少次!我认定了小云撞见的一定是他,认定了他一定背着我干起了情感走私的勾当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我需要的,只是追查、证明,就足够了。至于昨夜,昨夜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冷落我与别人约会,他不仁我不义,他已经变心了而我只是酒后发生了一点意外而已……

仿佛认定了一良的出轨,我才能在心里原谅自己。

我一直以为,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受害者,一点都不难,一个像一良这样的青年才俊,决不会没有女人仰慕,而我,只要抓住任何一个把柄,就能达到我的目的。我回到空无一人的家,找出张纸,信手写出了一溜办法:查手机短信、通讯纪录;查email、QQ、MSN聊天纪录、去办公室借取东西为名翻抽屉……一边写,我一边觉得好笑——我一直以为,只有弱者,担心自己会被抛弃的女人才会做这样的事情,我自己却也在为了让自己显得像个弱者而筹划做这些,真是荒谬。

这世上,决不会有完全没有一点嫌疑的男人,说干就干,没有身份证,我拿着户口本,立马就去电信营业厅打了他的手机通话记录回来。一条条查对,看哪个电话他通话最多,结果,是他秘书的电话——他的秘书是男的!我有点泄气,又打开家里电脑,他是不设密码的,我顺利地进入他的QQ、MSN,看了几条就懒得看了——联系人名单上几乎没有我不认识的人,寥寥可数的几个女人我都认识,哪个也不像是会和他有什么“私交”的人,email更是充满了无聊的商务信件。

与其自己去辛苦追查,不如找专业人士帮忙,我翻开名片簿,找出一个开私人侦探社的同学的电话。开门见山地告诉他我怀疑老公有外遇,要他帮我安排人追查,他问我:你是希望挽回婚姻,还是希望我找到证据后,你离婚时候能够占据优势?

离婚?我没想过这个问题。挽回婚姻?好像我的婚姻还没有破坏到这个程度。这个问题把我难住了。我干脆说:我就是想知道而已,这个问题以后再想。我还要求他派一个不认识我的人跟踪一良,免得传出去,他也答应了。

后面的故事非常简单,一良出差回来,私家侦探跟踪了半个月一无所获,我每天疑神疑鬼地观察他,这种感觉让自己都觉得厌倦,干脆决定想个办法考验他。请私家侦探到夜总会找了个陪酒小姐在宾馆开一间房等着,买了新手机卡发短消息谎称老同学回国约他见面,然后再打110报案——嫖娼的罚款不算什么,吓唬他一下,我去接他出来,让他对不起我,就足够了。

这幕戏,我策划了十几天。

一个周六的晚上,他在书房里上网,我躲在厕所,把新电话卡换到手机上,抖着手,发了那条心里背诵过无数次的短信。隔着门,我听到书房里他手机的短消息提示音,听到他看短信的声音,在他回复之前,迅速关了机——绝不能让他听见他回复短信后我的手机发出声音。

然后,他出了书房,隔着厕所的门告诉我他来了个老同学,他去聚聚,然后是穿外套、换鞋子、关门出去的声音。

我打开手机,收到了他的回复:好的,一会儿见。

我把手机卡拔出来,扔到厕所里冲掉,换上自己原来的卡,等私家侦探的电话。

事情的发生完全出乎意料:他到了酒店,敲门发现里面是个不认识的女人,就摆脱了她的纠缠,离开了。跟踪的侦探见他根本没有进房间,就没有报警。我捏着手机心跳如鼓地等来的不是侦探的电话,而是他的抱怨:不知道是哪个家伙恶作剧。反正也出门了,老婆,今晚没事,我们去泡吧吧!

我浑身冷汗,脚步虚浮,原来男人也可以是坦荡的,原来男人不都是下身决定上身!是继续想别的办法陷害他,还是就此收手承认自己的失败?是向他坦承自己那一夜的荒唐,还是永远埋藏心底的秘密?我该何去何从?

那一晚,在酒吧,我又一次喝得大醉。第二天,在一良的怀中醒来,阳光穿过窗帘照在他抱着我的手臂上,我翻个身背对着他,眼泪无声地渗进枕头--我知道我的心,很久都不会平衡了。

标签: 丈夫 出轨 安心 婚姻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