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服饰
  • 美容
  • 奢华
  • 靓发
  • 明星
  • 生活
  • 视频
  • 评测
  • 试用
  • 化妆品库
  • 瑞丽之星
  • 论坛
  • 品牌库
  • 聚时尚
  • 加关注
  • 手机看瑞丽

您的位置: 首页>情感>情爱谋略>正文

丈夫疑似艾滋亲热战战兢兢(2)

1970/01/01 08:00新浪网

一路上,手紧紧攥在一起,不时地相互凝望,有一种倒不知该说些什么的感觉。虽然前不久还在邮件里看到他的照片,但我还是惊讶于他的消瘦、脸色灰暗。

傍晚,我们在离家不远的川菜馆里吃饭。苗远曾在邮件里屡屡提到我们过去在这里吃过的辣子鸡、夫妻肺片、麻辣小龙虾、水煮鱼。这些我都点了,看着他吃,有一种心痛的感觉,他太瘦了,一定是在外边生活不习惯。他看见我在看他,脸上居然掠过一丝不好意思。

“好吃吗?”

“当然。”他淡淡笑笑说。其实我希望他能多夸赞几句,再说说如何想我,如何想起过去的时光,而且希望他狼吞虎咽。但他并没有如我想像的那样,隐隐觉得他太彬彬有礼了。

其实,苗远以前就不善言谈,我也并不喜欢巧舌如簧的男人,但现在我希望他没完没了地说想我,哪怕肉麻点儿,尽管他发过很多邮件写过很多遍,尽管我知道。但我还是禁不住问他了:“你想我吗?”

“当然。”他却仍是淡淡笑着,额角垂下来的头发让他显得有一丝疲惫。

“不舒服吗?”

“哦,可能吧,太累了。”他边说,边恹恹地没有精神地动了下筷子。是啊,怎么能怪他,他太累了,毕竟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

我们相携着走回家。晚上又忙乱了一阵,帮他理东西、看他带回的礼物,收拾了半天,他要去洗澡了。

我说,我和你一起洗,好吗?没有想到的是,他犹豫了一下居然说,我们各自洗吧,我想好好洗洗。

我呆呆地坐在浴室门外卧室的沙发上,听着哗哗的水声,抑制着心里闪过的不快。

我环视着卧室,为他的归来我精心地布置了一番,暖暖的橙色调的窗帘,橙色的床单和双人被,四个蓬蓬松松颜色各异的羽毛枕头……他不在的时候,我从没有用这样艳丽的暖得令人遐想的色调,总是白色、冰蓝色,而当我独自蜷缩在宽大的双人床上时,我经常觉得自己太冷太可怜了。

我当然希望他从此吹散这里所有的愁云惨雾,让它重变成温柔乡,我在他浑厚的气息里舒展、绽放……久违的我们那些甜蜜的夜晚都要回来了。

我洗澡的时候,抑制着自己去想被他爱抚的情景,我要真实的那一刻,而这样的幻想在过去两年里已经太多了。

可当我从浴室走出来时,却看见他脸上盖着报纸,睡着了。

那一晚,躺在他身边,我失眠了。

我想,也许是他太累了,太需要休息了吧。

可是,第二天,第三天,苗远按部就班地拜望亲朋好友、回单位报到,对我,当然也不是不好,可并没有什么激情燃烧的迹象;他面容清瘦,神情疲倦,有时会下意识地发呆,而且,晚上他居然一次也没有碰我,他像一辈子没睡过觉似的,头一粘枕头就沉沉地睡着了……

我的那些坏念头抑制不住地跳出来了——陌生感真的如期来临了,我们好像需要重新认识重新面对似的,是不是真的出现了什么意外?那些一个出国,一个留守的夫妇难以幸免的事情……

那些日子,我心中就被这样的猜测和疑问充满了,我甚至翻遍了他所有的公文包和随身而带的商务通、手机,想要从里面寻找到一点蛛丝马迹,可是我一无所获。

一个晚上,我终于忍不住地问他:“你在国外,有没有遇到知己,我说的是女的?”没想到他居然说“你一个就够了。”

既然爱我,为什么没有性?

终于,一个更加可怕的念头入侵了我的脑子,他是不是—得了——什么病?

我想起朋友们曾经老开我的玩笑:“天啦,你竟敢放你老公去非洲那样的地方,就不怕他染上艾滋病回来呀!”

我简直不敢再想下去……

标签: 丈夫 艾滋 亲热 情感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