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服饰
  • 美容
  • 奢华
  • 靓发
  • 明星
  • 生活
  • 视频
  • 评测
  • 试用
  • 化妆品库
  • 瑞丽之星
  • 论坛
  • 品牌库
  • 聚时尚
  • 加关注
  • 手机看瑞丽

您的位置: 首页>情感>情爱谋略>正文

他能打情骂俏却不能给我承诺(3)

1970/01/01 08:00新浪网

那个黄昏,去得有点早,妖妖的小红远远地看着我进门,然后对在吧台里找东西的瞿炜大声喊:“瞿炜,我爱你!”瞿炜的声音从吧台里蹦出来,像冰做的针,散漫着刺向我:“我也爱你,小红妖精。”然后,小红瞅着我微微地笑了,诡秘而凌人。

这句话,我等了很久,瞿炜没有说,却在这样一个场合,这样一个女孩子面前,他说出来,像呼吸一口并不怎么特别的空气。我的心,在碎落,它们在忧伤的怀旧老歌里一点点飘远。我爱过,却没有承诺。我敲敲吧台,瞿炜钻出来,看看我没有血色的脸庞,又看看得意的小红妖精,很快躲开我的视线,悄悄地说:“我们只是在开玩笑。”

“这样的玩笑怎么不对我开?”我大声吼道。眼泪一颗一颗地落下来,滴在带来的便当盒上,又一滴一滴地溅碎,打在手上,它们冰凉。

瞿炜拿出纸巾,给我拭泪,眼泪飞快地流,擦不及,纸巾沾在脸上,像他的每一次体贴,总来得及时,这样的温柔在此刻却让我心碎。

瞿炜拉着我到他窄小的办公室,不停地为我擦泪是他惟一能做的事情,他说:“你知道小红这样的女孩子,说爱比喝水都要轻松。”

“那我呢?”我哭着说“如果对你说了,就是承诺,对她可以是玩笑。”

瞿炜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我一直以为他是爱我的。现在看来,他的爱是不可以对我承诺的,爱情是一种责任,他不想留给我。我不想要这样的爱情,只想爱一个人,可以让我的爱在他心里安家,不再漂泊。跟瞿炜说再见的时候,是在他又一次和小红打情骂俏的一个晚上,他站在酒吧的门口,他出奇的平静,我难以想像,这就是我爱的那个人。我用自己认为美好的方式活着,用青春的美丽和漫长寻找爱情。

一年后,在一家商场的休息茶室,我看到了小红,她还是原来的样子,妖妖冶冶地媚笑。我走过去和她打招呼,她看着我,脸上竟似不曾相识的陌生。我说了些有关瞿炜酒吧的事情,她才显出恍然的样子。她有点惊讶:“你居然还记得瞿炜?我都快忘记他了。”

我笑了:“我真的爱过他,所以忘记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小红看着我,难道我对他的爱是假的?她拿出一支香烟点上,又斜斜地看着我,一副坦然的样子:“瞿炜是爱过你,但他不会娶你,因为你没有社会背景。”

我的心,还有一些微微的疼,说:“他以为不说爱我,就会减少伤害。”

小红认真地回忆着,说:“瞿炜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小红,你离我远点,即使你是天仙也不行,如果你是市长的女儿,哪怕你瞎了一只眼、高位截瘫我也会娶你,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

小红最后说:“我只是一个靠媚笑惑人的小女子,你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我一个女孩子,除了工作单位几乎不认识任何人,四年的大学生活没有给我任何让瞿炜爱的资本。爱情于他,原来只是一种交易,是可以改变人生的一个契机。小红还告诉我,瞿炜已经结婚了,他娶了一个天天去他的酒吧喝酒的女孩子,她父亲是本地富豪。

我知道,他终于可以搬出那片让他感到羞愧的贫民区了。某天,我路过一片别墅区,看见远远而来的瞿炜,他已经有点发福,步态少了些轻捷。他停下脚步,看着我,无从说起的样子,显得很不自然。半晌,他终于说话:“木子,你过得好吗?”

我说:“好,用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能不好么?”我没问他,幸福于他只是一个名词,说与不说都没有太大的意义。

“木子,你不想问我点什么?”他又说。

我摇摇头。我看见他的眼睛闪着泪花。

我说:“爱情本身并没有错,错的是我们不同的生活方式,还有对生活不同的理解。我们相互错过,彼此的影子飘在路上,从没找到过属于自己的家园,用不同的方式,走在路上,我们不知道未来,却执着地做着各自的梦,谁都不愿放弃。这就是生活的景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进行方式。”

标签: 打情骂俏 承诺 女人 男人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