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服饰
  • 美容
  • 奢华
  • 靓发
  • 明星
  • 生活
  • 视频
  • 评测
  • 试用
  • 化妆品库
  • 瑞丽之星
  • 论坛
  • 品牌库
  • 聚时尚
  • 加关注
  • 手机看瑞丽

您的位置: 首页>情感>情爱谋略>正文

他能打情骂俏却不能给我承诺(2)

1970/01/01 08:00新浪网

终于,我把手伸出去,拨通了他的电话,我轻轻说:“嗨,是我,木子。”他的声音很快乐,说:“我正想找你,今晚我和朋友有个聚会,你也来,行吗?”我说我不知道怎么去。

瞿炜说在某个车站旁边等我。下班后,我在那个车站等他的到来,在透着寒气的风里,我的心里,腾地升起一点点的温暖。他牵着我的手走在城市的街上,路上的景致都没有入眼,原来,爱情可以让人忽略身边的很多风景。

聚会有点冷清,现在的都市人已经不大有人热衷于此,曲终人散,瞿炜送我回家。走在路上,他忽然问:“木子,你说还会不会有人爱我?”

我说这要看你自己的造化。我本想说会,但这个答案过于明确,现在我不想说。

站在冷清的月光里,身后是一片低矮的棚户区,在高楼大厦之间显得有点卑微。

转来转去居然没走出去?我问他。

瞿炜不答,笑了,说:“以前我很怕别人到我家玩,我怕他们嘲笑我住在贫民区里。”我笑了,说:“贫民区有什么不好吗?”瞿炜忽然拉起我的手,左拐右拐,又来到了一道门前。

瞿炜说:“这片棚户区的每一条小胡同都是相通的,这就是我家。”犹犹豫豫中我还是进去了,瞿炜扭亮灯,我这才看清他的屋子,迥异于这片棚户区的格调,很幽雅。瞿炜在音响上放上卡朋特的老歌,似乎在远方飘着的伤感调子一下子抓住了心灵,从那个夜晚,我爱上了卡朋特,爱上她声音里淡淡的灰色。

那一晚,慢慢地,我贴在他的怀里,跳一支没有规则没有终了的舞。当一切在昏黄的灯下结束时,忽然想起,爱情还没来得及被承诺

去瞿炜家的路,即使走过多次,我照样记不住,我依旧会迷失在迷宫样的胡同里,每次都要瞿炜一路接去,这样的约会,反而温暖了许多。看到他,我的心就会安然,日子的起落好像没有终点。

某一天,瞿炜说:“木子,我想开间酒吧,支持我吗?”这是他一直的梦想。我说:“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支持。”瞿炜停薪留职,开始专心经营他的酒吧。

酒吧的生意很好,瞿炜的脸也很阳光,下班后,我惟一可做的事情就是去酒吧找他,看他坐在挂满高脚杯的吧台里和每一个凑近吧台的人说说笑笑,很休闲的脸和酒吧的气氛相符。很快,在酒吧,我感受到一双针芒样挑来刺去的眼睛,它来自一个叫小红的酒吧小姐,她脸上总挂着玩世不恭的不屑,一双历经风尘的媚眼,染着火一样红的头发。而我的脸总是素面朝天,我的发总是直直地垂下来,我喜欢自己本来的样子。

当我坐在瞿炜身旁,看他调制各种看起来美丽无比的酒水,小红就会扭着水蛇样的婀娜细腰走过来,若无旁人地坐在我和瞿炜之间,晃来晃去地招摇。瞿炜对她的媚笑早已习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每一次,与小红的沉默对峙之后,我便会开始向往瞿炜的承诺,与小红这样的女孩竞争,我没有信心,那样的妖冶,是男人都会动心的。一个夜晚,我问瞿炜:“你爱我吗?”

他看着我,手里的烟灰一点点掉下来,他坐在沙发上,看着我的脸。我又问:“你爱不爱我?”

他终于说话了:“爱难道需要说出来吗?你知道我不善于表达。”

我只好把这样的话当作承诺。大概这也算爱情的一种形式吧。

在办公室,除了做每天必须的工作,其余的时间几乎全部用来思念瞿炜,没有具体细节,有关他的细腻,还有他生活的调子,让我倾心。那样的爱,没有留一点给自己。

除了星期天,我都是在夜幕刚刚开始降临的时候,手里拎着瞿炜喜爱的食物,在天色微蓝的时刻带着一份对幸福的信任,悄然无声地来到他的酒吧。

标签: 打情骂俏 承诺 女人 男人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