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服饰
  • 美容
  • 奢华
  • 靓发
  • 明星
  • 生活
  • 视频
  • 评测
  • 试用
  • 化妆品库
  • 瑞丽之星
  • 论坛
  • 品牌库
  • 聚时尚
  • 加关注
  • 手机看瑞丽

您的位置: 首页>情感>情爱谋略>正文

我最爱的人始终是别人的妻(3)

1970/01/01 08:00新浪网

爱人结婚了,新郎不是我

一周以后,李萌去了北京。这期间她的电话不断打过来,有时说分手,有时又说舍不得我。再后来,她表姐给她介绍了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这个人叫老萧,据说她父母见了十分喜欢,同意他们交往。李萌见了这个人一面,不久就找借口回绝了人家,她说她坚定了要和我在一起的决心。我当时已经懵了,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事态一直反反复复地变化着,在希望与绝望之间摇摆和挣扎。果然,没有几天,李萌又说她别无选择,为了不让父母伤心,她必须要嫁给老萧,让我忘了她。

这次,好像是真的。

2000年8月底,老萧出差到新疆,临走把家里的钥匙给了李萌,让她根据自己的喜好布置新房。她找到了我。是的,有些事我自己都不明白,我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只要她需要我,我立刻就会二话不说地出现在她面前。我和她一起去选材料、买沙发、装窗帘、选壁纸,托人从外地给她捎装饰画,一心一意帮她布置新房,装饰我爱的女人和另一个男人的新居。我曾经设想过无数次我和李萌的家,设想我们亲手打扮它的样子,却没想到我的一切设想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而我,居然还是心甘情愿的,居然还把这当做惟一能亲近李萌的机会。如果说在她结婚前我最后能为她做点什么的话,就是这个我精心为她打造的家。

11月份,新房子装修好了。老萧还没有回来,李萌要去新疆找他。她求我送她去北京坐车,我想拦住她,可是,我又是谁?我又有什么资格呢?因为那边冷,我特意给她买了一双皮棉鞋带着。我很难过,可是不想让她看出来,脸上挂着刻意的笑。送她上了车,我在站台上对她笑,隔着车窗,我们相互凝视,凝视了足足有一个世纪那么长,随着火车汽笛的拉响,我们双双泪流满面。反而是在分别的一刻,我看到了久违的真情。

火车准时地开走了,轰轰隆隆地开出了站台,带走了我的爱人。我知道,她这一去意味着什么,随着老萧的出现,关于我的记忆会一点点被另一个名字所覆盖和代替,她流泪的时候,再也不会枕在我的怀里哭泣。在长长的站台上,我那压抑了许久的心,放声哭了出来。

2000年圣诞节,李萌回来了。12月27日,她让我去接她,她说,她想去看看孩子。当天晚上,我就开车带她来到了海边,她给女儿从新疆带来了很漂亮的钢花。我看着她,眼前浮现出第一次陪她到海边祭奠女儿的情景。那时候我们很相爱,她说她要嫁给我,生一个健康的小孩,我安心要对她好,坚信会有一个幸福的未来等着我们。

如今,一切都已物换人非。

今年情人节的时候,我忍不住又去找她,看到她拿着一瓶酒从家里出来,和我只说了两句话,就走了,说是和老萧约好过情人节。2月25日中午,李萌再次打电话过来,说自己昨天已经办了喜事,婚礼挺热闹的。我除了祝福以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现在她结婚已经快半年了,遇到什么麻烦事的时候,她还是会情不自禁地想到我,我也会一如既往地帮助她。说真的,对于李萌,我放不下。她也一样,她一方面不能违背父母,一方面也舍不得我。她说,红涛,只要你不结婚,我愿意一辈子做你的情人。

阿莱我知道,我们这样做不对。对于她的丈夫,我的心里有着深深的愧疚。我无法忘却对她的爱,又无法原谅自己对另一个男人的伤害。我想忘却,我想改变,可是却真的不知该怎么办?

离开以前,孙红涛把他的手机递给了我:“阿莱,你想不想听听她的声音?每次和她通话的时候,我都会录下一些,至少,在这个时候,她是属于我的。”

我把手机轻轻打开,一个年轻娇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时而低吟,时而带些嗔怨,我仿佛看到一个女子对着话筒撒娇的样子,因为话筒的另一端,是那个宠着她、爱着她、随时可以依赖和倾诉的男人……

标签: 爱人 妻子 女人 婚姻 离婚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