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服饰
  • 美容
  • 奢华
  • 靓发
  • 明星
  • 生活
  • 视频
  • 评测
  • 试用
  • 化妆品库
  • 瑞丽之星
  • 论坛
  • 品牌库
  • 聚时尚
  • 加关注
  • 手机看瑞丽

您的位置: 首页>情感>情爱谋略>正文

我最爱的人始终是别人的妻(2)

1970/01/01 08:00新浪网

受访人:孙红涛,男,32岁,自由职业,未婚。

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是别人的妻

我记得那天你问我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结婚?我想这可能也是许多人心里的疑问。上高中的时候,我喜欢上班里一个女孩,她不是天津人,毕业以后我们就分开了。那时年轻,两个人都觉得特别恋恋不舍,她问我,红涛,你能等我吗?我说能,我会一直等着你。这一等就是十年。在这十年里,我真的没交其他女朋友,一心一意地守着这个承诺。几年前,她打过一个电话来,我才知道她已经在家乡结了婚,心也就彻底灰了,直到前年遇见李萌。

李萌也是我的高中同学,只是从没说过话。1999年冬天,我到外面去办事,在长途汽车上遇到了她。那天天气特别冷,风里夹杂着细雨,我匆匆上了车,发现车上人很少,只有司机和稀稀落落两、三个乘客。刚刚坐定,车上的两个女孩认出了我,脱口叫出我的名字,我想起她们都是我的高中同学,其中一个就是李萌。一路上,我们聊了许多,我知道她已经结了婚,还有一个6岁的小女儿。晚上,我给她们打电话,请她们吃饭,她们欣然前往。

春节以后,在一次同学聚会上,我再次见到了她。私下里,大家叮嘱我说,李萌的小孩刚刚在元旦时因为医疗事故死去,我们说话注意一些,以免她过于伤心。这时,李萌进来了,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她眼底的疲惫和恍惚,可是神色间却是要强的,强打精神应付大家的笑脸,那一刻,我的心里很疼很疼。大家忍不住去劝她,她哭了,哭得很伤心,我走过去对她说:“安慰的话我就不说了,日子总还要过下去。”她抬起头看着我,那种眼神,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她的近似于歇斯底里的绝望和悲伤,深深打动了我,使我不由自主地想去同情她,靠近她。

临走的时候,我自告奋勇开车去送她,李萌提到了丈夫,提到她现在的家。没有了女儿,这个家变得寂寞而清冷。关于孩子的身后事,她和丈夫产生了严重的分歧,她认为女儿不能白死,一定要向医院讨个说法;可是丈夫坚持说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追究也没有什么意义。于是,她和丈夫在这件事上吵得不可开交,他们分居了。这场意外的医疗事故,不仅夺走了女儿的生命,也拿走了他们夫妻间最后的感情。李萌说:“事情来得太快了,女儿不过是发烧,却连命都没了……”

离婚了,我不会让任何事伤害到她

后来,李萌经常给我打电话,她说她想离婚,她说她和丈夫的关系一再恶化,这个家只是一个伤心地。最后一次,我在电话里冲动地对她说:“你离婚吧,离婚以后我娶你。”她沉默了一下说,好吧,我去和他谈。

一个月以后,李萌来找我,她说他们已经谈妥了,协议离婚。我深深地注视着她,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那天,是我第一次拥抱她,因为在此之前,除了打电话之外,我们连一面也没见过。那一刻,更加确定了我对她的爱情。李萌显得很高兴,我也高兴极了,经过这么多年,终于找到属于自己的感情,能不高兴吗?

随后,我开车带她来到海边,因为她女儿是海葬,骨灰就撒在了这片海里。李萌望着微微荡漾着的水面,眼眶一下子就湿了,拿着一大捧亲手为女儿折的纸鹤,一只只放进大海。潮水轻轻亲吻着她的脚面,一波又一波,好像逝去的女儿在顽皮地和母亲嬉戏撒娇……李萌的身子蹲了下来,天色一点点转暗,我不敢靠前,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李萌,我一定会对你好,从此以后,不会让任何事再伤害到你。

那是一段美好的日子,她已经办完了离婚手续,每到周末都会来看我。我们一起设计未来,计划着结婚以后的幸福生活。我们会要一个小孩,甚至连名字都起好了,不论男女,就叫他“青青”,因为绿色代表生命,代表健康。李萌说,我只要我的孩子健康地活着,这比什么都重要。

2000年6月份,李萌正式和她父亲提到了我,提到了我们的婚事。谁知他的父亲就是死活不同意,连见我一面都不肯见。在李萌的要求下,我还是到她家去了,可是他的父亲一直板着脸,对我不理不睬。面对老父的固执和冷漠,我的心里有一些沮丧,却并没认为这会影响到我们的关系,总以为过些日子,做做老人的工作,一切就会好。可是,我错了。

7月31日那天,我们在外面玩得特别开心,晚上回家以后,两个人意犹未尽,又打了一会儿电话。谁知到了半夜1点半的时候,李萌的电话再次打过来,连声音都变了,虚弱得要命。我预感到出事了,打车就到她的家里去。一进门,我就看到李萌在小床上躺着,她父母一左一右站在床边,好像正数落她,她不说话,只是哭。见到我来了,她拉过我的手就靠到了我的怀里,等她父母出去了,她才告诉我说刚才为了我的事和父母又争执起来,她背着他们吃了整整一瓶的安眠药。我一听就急了,劝她和我去医院,可是她说什么也不去,说自己已经吐了好多,没事的,不许惊动她的父母。我不放心,整整守了她一夜,天亮时才离开。

回到家等她的电话,一直等到10点多,才敢给她打个传呼。她在电话里说,不许我再找她了,我们就这么完了。我很担心她,一直给她打,她不接。我又往她家里打,是她父亲接的,说李萌住院了。我终于在医院见到李萌,她躺在病床上,虚弱极了,醒过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我,使劲抓着我的手。这时她弟弟劝我走,说我哥快来了,姐姐为你自杀搞成这样,哥哥冲动之下不定会干出什么事。

第二天晚上,李萌的电话终于来了。她说因为这件事,爸爸病了,家里已经乱成一锅粥。昨天,她已经当着全家人的面给爸爸道歉,发誓再也不让父母生气,不和我来往。我好像安慰她说我听你的,只要你觉得好就好,然后就挂了电话。

阿莱你说,我还能说什么?和她在一起,就是为了对她好,我不想因为我的缘故,弄得她众叛亲离。

标签: 爱人 妻子 女人 婚姻 离婚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