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服饰
  • 美容
  • 奢华
  • 靓发
  • 明星
  • 生活
  • 视频
  • 评测
  • 试用
  • 化妆品库
  • 瑞丽之星
  • 论坛
  • 品牌库
  • 聚时尚
  • 加关注
  • 手机看瑞丽

您的位置: 首页>情感>情爱谋略>正文

曾经我是你的画中人(2)

1970/01/01 08:00腾讯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一个20岁的女孩是很难正确看待情与缘之间的关系的。回到杭州的半年里我都有点失魂落魄。我常常在晚上熄灯后拧亮台灯,轻轻展开掖在枕边的那副素描。其实,对上面的每一笔每一画我早已了然于心。

第二年初春,那副素描已经被我的手指摩挲得有些模糊。我想,我对叶焕然的思念就像那些渗入纸张里的碳素,大概是永远无法抹去的了。意识到这一点,我的内心便泛起了轻微而执拗的痛,一针一线的、纫般的痛。终于有一天,我按捺不住自己,我决定给叶焕然打个电话。

现在回想起来,给叶焕然打电话或许是我这一生做过的最失败的事情。虽然事先我酝酿了很久,虽然腹稿早已演练得很流利,可是,当叶焕然爽朗而磁性的声音再一次在我的耳边响起时,我的脑海里只剩下一片空白。我的话结结巴巴辞不达意,叶焕然在电话那端不停地问:“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我在电话这端窘迫得几乎要流下泪来。

我想,电话这种方式可能并不适合我,尤其是对我这样口齿不伶俐而且容易怯场的女孩来说。于是我决定给叶焕然写信。这是我擅长的。我给叶焕然的,都是写在纸上的、真正的信。每次摊开特意买的印有蓝色碎花的信纸,我顿时文思泉涌神采飞扬……这种娓娓叙述的方式,使我平淡的生活具备了某种鲜活的气质。而那些从笔尖涌出的话语,我想,不仅仅是写给他的,也是写给自己的,写给岁月的。

收到回信是我最快乐的事情。我把尚未开封的信笺藏在书包夹层里,故作镇定地找到一处无人的树下,然后急急忙忙地拆开。叶焕然的回信往往很短,我坐在树下,微风轻轻拂摆着我洁白的裙裾,我珍惜地看着每一个字,心中溢满了幸福。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大三暑假时我已不再满足于这种在纸上交流的方式。我觉得自己有那么多的话要亲自说给叶焕然听。于是,我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我要去那座陌生的城市看叶焕然。我处于强烈的亢奋情绪中,整个人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鼓动得热血沸腾。在火车站排了很久的队我也没有买到到南京的票,大脑暂时处于短路状态的我近乎莽撞地做了第二个决定—我买了一张逆流而上的船票。

从未坐过船的我对此次远行充满了憧憬,班长张歆送我上船前叮嘱的话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我只是一味想象着自己倚着船栏临风远眺的样子,想象着叶焕然看见我时惊喜的表情。然而启程不久我就开始晕船,到达南京我俨然成了一条奄奄一息的鱼。

我找了家干净而便宜的小旅馆住了下来。脱掉肮脏的行装,换上干净的裙子,我又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然后我给叶焕然的宿舍打电话。他显然对我的来访毫无准备,在电话里惊讶地叫了起来。这样的效果正是我所期待的。我站在校门口等着叶焕然来接我,心里有一丝得意,也有一丝忐忑,这时有人在背后拍了我一下:“桑芷!”回头,正是叶焕然,脸上的笑容依然像阳光一样灿烂。

那一刻,我真想跳过去拥抱他,可是,怎么他身边还站着个女孩?这女孩身材高挑,眉目流彩。“我叫Maggie。”我呆呆地看看叶焕然,叶焕然马上介绍:“这是我女朋友。”

可是我有时候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

三年后的我是杭州一家广告公司的职员。在这座美丽的城市里,时光如风沙磨砺着我稚嫩的情感,当年的小女孩逐渐变成了成熟的职业女性。庸庸碌碌的日子里,我发觉自己竟也是一个精明干练而不失算计的女子,已可以从容地面对纷至沓来的困扰。

一天,我突然接到了叶焕然的电话,他说他很快就要拿到博士学位,要来杭州看我。

那天有很美的夕阳,透过19楼的玻璃窗望过去,橘红的余辉将整座城市都笼罩上了一种安宁肃穆的色泽。我突然记起了很多事情:很多年前的那个傍晚,一个女孩慌乱而甜蜜地将一个男孩画进自己的素描里;每天夜晚,是怎样的轻轻抚摩,直至那画中人的轮廓渐渐模糊;腹稿早已滚瓜烂熟,电话一接通顿时六神无主惊慌失措;孜孜不倦地写信,老眼昏花般地辨认他的字体;头脑发热地跑到南京去找他,见到的却是他和他的女朋友。

我又记起了这个傻傻的女孩回到杭州后是怎样不停地绘画,不停地参加招聘会。她刻意将自己的生活安排得满满的,满得再也无法装进任何其他东西。她用这种近乎自虐的匆忙来把一个人遗忘……

很多很多的回忆和委屈一下子在心头集结、暗涌。我先是苦笑,然后无法自抑地哭了。

标签: 男孩 女孩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