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服饰
  • 美容
  • 奢华
  • 靓发
  • 明星
  • 生活
  • 视频
  • 评测
  • 试用
  • 化妆品库
  • 瑞丽之星
  • 论坛
  • 品牌库
  • 聚时尚
  • 加关注
  • 手机看瑞丽

您的位置: 首页>情感>情爱谋略>正文

错采路边花害得我妻离子散(2)

1970/01/01 08:00人民网

错生孽情债

鲁文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外边的风言风语也传入了妻子的耳中,后院终于起火。长辈劝、妻子说、儿子求都没能使鲁文回心转意。夫妻双方协议离婚,儿子归女方,鲁文只带个人生活用品走出家门。

2005年6月,曾英告诉鲁文“怀孕”了。鲁文先是一阵激动,但冷静一想,觉得这孩子不能要:曾英老家的婚姻状况如何?孩子的户籍、抚育怎么办?一系列的问题都很现实。经过一番劝说,鲁文拿出5000元,动员曾英回句容做引产手术。

其实,曾英并没有回句容,她去了她的原籍——重庆一个小山村。由于曾英人生得机灵,也颇有几分姿色,十多年前便走出山区从事浴室按摩服务,后落脚在句容成家生子。

曾英怀揣5000元,直奔重庆老家。几个月中,两人信息不断。转眼间,已到了预产期,曾英发来信息:孩子是两个人的爱情结晶,没有做掉,孩子的名字各取一姓就叫鲁曾吧。鲁文指望她把孩子生下后成家,他说:我弟弟的儿子叫鲁峥,这个孩子就叫鲁嵘吧,有峥嵘之意。

2006年2月28日,曾英生了个儿子,满月后从重庆老家回到租居房中。

这段时间曾英没有到浴场上班,收入自然没了;儿子嗷嗷待哺增加开支;鲁文又拿不出更多的钞票,日子一天天拮据起来,两人时常为经济问题发生争吵。曾英认为,一个公务员每月至少也得有2千元,怎么不见他的钱呢?鲁文摊底:我是个公勤员,每月只有493元的工资收入。曾英失望了,鲁文心凉了,两人关系日渐疏远。

标签: 妻离子散 离婚 婚外情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