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服饰
  • 美容
  • 奢华
  • 靓发
  • 明星
  • 生活
  • 视频
  • 评测
  • 试用
  • 化妆品库
  • 瑞丽之星
  • 论坛
  • 品牌库
  • 聚时尚
  • 加关注
  • 手机看瑞丽

您的位置: 首页>情感>情爱谋略>正文

我就喜欢别人叫我狐狸精(3)

1970/01/01 08:00腾讯

要是光看她外在的表现,我估计任何一个人,至少是女人吧,都会反感,裙下拥有众多男人的女人肯定不安分,而以此作为炫耀资本的女人说难听点,就有点更过分了。到那时我才知道这女人真不容易,因为这场病,她不仅要装出自己是健康的,还要装出自己是具备诱惑力;不仅不想惹人同情,反倒想惹人嫉恨。她说,得了这种有损尊严的病,招嫉恨比招人怜悯要积极得多,至少人家还把你当正常人看,还能成为他们同级的对手……

她是七八年前开始便血的,她把症状说给一个当医生的朋友,人家很轻松地就诊断了:估计是痔疮,该找个专门的医院查查。她去了,碰了个医生是男的,三十多岁,听了她一说病情马上说,“把裤子脱了,上床”。这其实是肛肠科检查的惯用语,她一听就犹豫了,她说那个肛肠专科医院根本就不像个医院,墙皮脱落着,医生的白大衣皱皱巴巴,灰了剌唧,没一点医生的气质,一边问一边掐了烟,戴那种检查用的橡胶手套。

她想,我就要在这样的医生面前暴露自己?她实在接受不了!站在那儿犹豫。医生见着穿得一身光鲜,又事儿事儿的女人,挺不耐烦地补了一句:赶紧的,上床!你到底查不查呀?她更下不了决心了,灵机一动说先去个厕所。医生一听摘了手套转身干别的去了。

她说从诊室出来深深地出了口气,像躲过了一难。不是躲过了自己的病,而是躲过一次尴尬。她觉得自己那么年轻还能是什么病?最多不就是痔疮吗?为了这么个不要命的病要那么有失体面地趴在床上接受那种医生的检查?

她出了医院就在药房买了治痔疮的药,始终再没去医院看。她说如果肛肠科能有个女医生,她可能早就发现了,面对那样的医生,她实在迈不过自己心理的坎儿。

便血持续到半年多的时候,她们公司组织了一次体检,那次体检时做肛肠检查的居然是个女医生,年纪很大,那也是她得痔疮之后第一次看医生。医生一检查顿时紧张了:哪是什么痔疮呀,估计是直肠癌!一听她说的出血时间,医生遗憾地摇头:谁告诉你说直肠癌都是年纪大的人得?你当初就是不让医生检查,也该把情况和他详细说说呀,他至少能从症状上提前怀疑,也许还能早发现!

医生的诊断没错,她确实是直肠癌,因为癌症离肛门很近,所以她只能在直肠全部切除之后重新安装“人工粪口”,只有这样才能保住生命。但代价就是终身要带一个人工再造的排便口,大肠的排泄物就从那个“人工粪口”中排出,每天需要按时清理粪袋,不能时间太长,否则就有异味。

她站在体检室里努力使自己稳定情绪,她首先想到的是不让医生把这个诊断写在体检报告上,那样的话,且不说还能不能保住职位,更重要的是她认定那是见不得人的“绝对隐私”,对自己年轻漂亮的形象是个致命的摧毁!

她把“未见异常”的报告交给了公司,很快就请了长假,她告诉同事,她要去国外转转。她姐姐当时在美国,探亲也在情理之中。

除了她的父母、姐姐,在我之前,没有一个人知道她有这个病。她是到上海做的手术,就是为了躲开熟人和同事。等她结束了化疗从上海回来的时候,同事真的以为她是从美国衣锦还乡的,谁也没从她身上找到生病的痕迹,只发现她变得更洋气了,发型换了,(因为化疗头发掉了她变成了短发),衣服一天一个样式,香水也越来越讲究,他们觉得她早晚要嫁出国去……

我觉得“狐狸精”这个称呼是对女人魅力的承认和不服

她说,自己被医生诊断为直肠癌的时候都没有后来第一次在自己身上看到“粪口”时的刺激大,因为年轻,生理机能好,癌症还没显现出症状,她在心里没觉得自己有病,但是那个突然间出现在腰间的“粪口”不断提醒着她的残缺。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子,从此之后要每天面对一个畸形的装置,每天被一个丑陋的东西伤害自己的自尊心和自信心。未来的日子里她不能随便在外边吃饭,因为一旦得了肠炎、腹泻,“人工粪口”的护理就非常困难,所以她每次上课只吃一个精心消毒过的水果。因为粪口开在腰上,她不能穿比基尼,不能穿露脐装,不能去公共浴池、游泳馆,甚至没有胆量将心中的爱情在身体上付诸实施……她被这种没有色彩的未来,而不是癌症可能带来的死亡吓坏了。

她找了个专家问,如果是半年前发现便血时就做手术会保住肛门吗?医生告诉她情况不会有太多改变,因为便血并不是最早症状,只说明已经侵袭到了黏膜下的血管,所以发现便血时也未必是早期,在中国直肠癌的误诊率能达70%。

她说听到这话之后一下就解脱了,认命了,她甚至庆幸自己多出了半年因为无知而获得的“幸福时光”。既然用全切的代价换回了生命,接下来更要让外人看不出生命的伤痕。

那时候她刚认识一个男孩子,很年轻就在她在的外企做高管,因为她的漂亮对她一见钟情。查出病来之后还没等做手术她就和他提出分手,她说自己要嫁给一个美国人,是姐姐在那边替她找好的。男孩非常生气,几乎和班长一样是谴责着她和她分手的。她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她离开他的真实理由,在他心里她肯定是个虚荣、肤浅的女人。

我说,大家要是知道你有病,肯定不会怪你虚荣,说你是“狐狸精”了。她看了我一眼,很认真地说,“狐狸精”是个挺好的称呼,我觉得是一种承认甚至是奖赏,以前我也那样说过别人,说完了才发现那哪是骂人呀,那是嫉恨!那是对女人魅力的承认和不服……我得了这样的病,是有缺陷的人,还能有让人嫉恨的地方,我很知足。

她说小时候她就见过一个和她一样带着人工粪口的女人,那是过年前她妈妈带她去浴池洗澡,那时候大多数家庭没有洗澡设备。那个女人就光着身子坐在椅子上,当着大家的面整理粪口,她看到了一个开在女人腰间的窟窿,吓得非要走。妈妈小声告诉她,那人生病了。事过多年,她知道自己得直肠癌的时候第一个想起的就是那个胖胖的女人,只是自己比她还要不幸,好歹那个老女人已经上了年纪,生命是唯一需要顾及的,她却是青春年华,在生命之外还有美丽,后者根本无法容忍那种惟命是图的落魄……

她本身就是一个自恋的女人,要不然也不会因为拒绝检查而耽误了病情,癌症的出现坚定了她的自恋,这成了她必须依仗的生存方式,刻意使自己变得招惹人,使自己招人嫉恨,就是因为知道自己失去了这种本钱才更渴望这种形式。我问她是不是每天从教室前面走进来也是她有意的?她坦然地承认了,她知道走进教室的过程中,男人的眼光和女人的眼光是完全不同的,不管是欣赏还是嫉恨都是同一水平上的,是健康人对健康人的,那种对病人的眼光即使再柔和,再友善,对她这样心气儿的女人也是伤害或者屈辱……

标签: 女人 狐狸精 爱情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