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服饰
  • 美容
  • 奢华
  • 靓发
  • 明星
  • 生活
  • 视频
  • 评测
  • 试用
  • 化妆品库
  • 瑞丽之星
  • 论坛
  • 品牌库
  • 聚时尚
  • 加关注
  • 手机看瑞丽

您的位置: 首页>情感>情爱谋略>正文

口述:男友全家困在地震灾区(3)

1970/01/01 08:00新浪网

凌子,女,34岁,大学,高级白领。

那天我是第一时间知道的。

办公室里的水杯、文件全都滑到了地上,从窗户往外看,对面写字楼里的人们也已经被疏散到了广场上。当时的感觉,有点不相信,至少在那一刻还想不到害怕,因为地震这两个字,总觉得离自己的生活很远似的。

这时候,我发现有人被关在了电梯里,于是赶紧去喊人,还没等我走到安全楼梯出口,电梯门就开了,从里面出来四五个人,全都面色苍白,看起来是吓坏了。

“刚才怎么了?是电梯坏了吗?”其中一个高个子男人问我。

“可能是地震了,大家都已经到广场上去了,咱们也一起去吧。”

这时候广场上已经站满了人,大家并没有太多的安全防范意识,比如离一些建筑物远点什么的。

当时我们并不知道是四川那边发生了7.8级地震!后来我的一个大学同学给我发短信,说是北京那边也地震了。再到网上去查,才真的都惊呆了,7.8级,这是一个怎样的数字?我虽然没经历过唐山大地震,但是我姑姑和我姑父,就是在唐山地震中丧生的。那一年我姑父去建设唐山,我姑姑带着六个月的身孕去探望他,结果,一家三口就全被埋在了废墟里……直到现在,我爸每次提到这段往事的时候,还都会抹眼泪。

天津离四川,这是多远的距离啊?坐飞机还要好几个小时呢。那边发生地震,却连天津和北京都有震感,可以想象震中地区的情形有多糟糕。我开车回家的路上,一边听广播,一边给家里的父母打电话。就在这时候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人来,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两年前和丈夫一起把家迁到成都……想到这,我赶紧把电话拨了过去,先是家、再是手机、然后是单位……忙音、无人接听、对方不在服务区等等……总之,一直到当天夜里,我都没能联系到她。

真的担心,夜里睡不着,往她的邮箱里发邮件,去她的博客,电视里正在直播有关救援的最新消息,迷迷糊糊之中,我终于睡着了,梦里还回到了我们以前读书的那个中学,我一个教室一个教室地去找她,叫她的名字,后来看到她站在树底下喊我,说,你看,蜗牛……梦从这里惊醒,已经是早上六点半了,我拉开窗帘,外面的天气还是阴沉沉的,很冷。我打开柜子,找出秋裤套上。心里想着刚才的梦,暗中希望梦里的一切都是真的,希望她们一家人平安。蜗牛,是代表家的意思啊,既然她让我看蜗牛,就说明她们一家应该是安然无恙的。人在无助的时候,是容易相信希望的。

直到5月13日下午,我才终于打通她的电话。这期间已经差不多是24个小时过去了。那一刻,我不骗你,我真的哭了。我上来就问:你好吗?孩子和大人都好吧?

“嗯,放心吧。我们昨天夜里睡车里了。家里暂时不能住,恐怕还有余震,房子里好几处都断裂了,广场上全都是人。电话打不出去,也打不进来,我刚让他爸回家拿了一点钱,总要给孩子买点饮料和水……”

听到她的声音,我的一颗心才算是安稳下来。又问:“要不要给你汇点钱过去?”她说:“不用,我们也都在广场上看新闻呢,现在最需要救助的是汶川。那里有很多学校,震级这么大,我都不敢往下想”……

在最悲伤的一刻,当我看着那些图片流下眼泪的时候,心里面突然亮了一下……

边闻,女,28岁,大学,正在出国前夕。

刚做了一个决定,不过还没来得及和我妈妈商量。她在上海,地震之后我打了电话去,已经跟她报了平安。她告诉我机票已经订了,现在就等我回去收拾行李。

我此行不是去留学,而是到国外的孔子学院去做义工。

我活到这个年龄,该经历的也经历了不该经历的也经历了。

这两年,生意垮掉了,爸爸也突然辞世……好像所有所有的不如意,全都集中在这一个时间段里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都找不到生命的意义究竟在哪里?妈妈不断给我介绍男朋友,带我去相亲。为了让她高兴,我每一个都去见。但是天知道,我现在和一个形状破碎的布娃娃有什么区别?我哪里有完整的心情去接受另外一个人、去接受另外一种生活、去重新开始?那也不是开始,那只是像一种开始。内里的我,还是如此的不堪和疲惫。

出国去做义工,顺便教书。

是我生命中一个真正的起点。

我需要和孩子们在一起,我需要校园那样一个环境,我需要吐故纳新,在教授知识的同时,传播中国儒家文化的同时,自己也在学、也在得到。想不到就在我即将出国的这一刻,却传来汶川地震的消息。

真的是太惨烈了。

这几天,我一直都没怎么睡觉,不断在网上刷屏,去浏览最新信息。

阿莱,在最悲伤的一刻,当我看着那些图片流下眼泪的时候,我心里突然亮了一下……你知道,我深深了解那种失去亲人的感觉,了解什么是生离死别……那一刻,我突然发现也许我根本不需要远赴他乡,就可以找到我生命的意义,找到我最该落脚的那个点——既然,汶川灾区那边如此需要物资、需要人手,为什么我不能到那边去,尽我能尽的一点微薄之力呢?

人只有在心里面想着去帮助别人的时候,才能从自己的苦乐里解脱出来。所以,我的目的地将是汶川,而不是国外。我会告诉妈妈,我想她也会理解我。我已经报名参加了一个民间救助队,如果顺利的话,我再给你打电话,就应该是在成都的双流机场。人这一辈子,总要为别人做点什么,不是吗?

标签: 地震 爱情 亲人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