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新浪网  2007/12/27 15:34:45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当时我住的地方离他非常远,我们只能一个星期见一次面。第二次我去他那儿的时候,我告诉他我不想要性。为了让我睡得舒服,晚上他睡在地毯上,把他的床让给我。半夜的时候,我听到他痛苦的呻吟。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起来安抚他。早上起来的时候,我俯到他身上。我发现对于他的大长腿来说,那条铺在身下的床单实在是太短了。我怜惜地替他温脚。他的身子却很热,好象还出汗了。他说,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一个女人这样抚摸他了。我知道,但我还是问,你不是去年才离的婚吗?他说是的,但你知道,在我的婚姻生活中……我知道我当然知道。

早饭的时候他告诉我他刚做的一个恶梦:他在一个类似剧院的地方,许多人在厮杀,拿着尖利的刀子或别的什么东西,他们互相伤害,到处鲜血淋淋的,令人目不忍睹。他冲着一个安全门跑去,一条鱼趴在售票处问他:“你真的想出去吗?”他没有理会,继续往外逃。在院子里,他看到一个游泳池,就跳了进去。结果在水里,他又碰到一条鱼,更大而且胖的。鱼说:“你真的想往前去吗?告诉你,我身后的比你身后的情况还要糟。”他又返回去,第一条鱼对他说:“你还没付票钱呢!”在屋子里,他再次目睹残杀。他感觉恐怖极了。我也感到震惊,难道这意味着他的两次婚姻?我会是那条更大更肥的鱼给他更深的伤害吗?

无论如何,他是第一个进入我身体的男人。

我不记得他是怎样进入的了,但肯定是我的第一次接纳,因为很涩很难。阴部被他磨得发涨发涩,有小便的感觉。我负疼,一寸寸往后退着;他不放弃,一步步进攻着,并轻声地安慰着我:“就好了,马上就好。”最后我退到了床边的一张椅子上,他把我狠狠地压在那里,更激烈地抽插起来。终于,我感觉到了什么,问他:“进来了吗?”他说是的。我开始觉得他的抽送有些润滑了。不过当他最后褪出来的时候,我感觉疼极了。我不停地去洗手间,费了很大劲,在手纸上发现一些血迹--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我当时还在例假,是最后的一天了,或许是或许不是。

  • 在四年虚构的爱情中沉迷
  • 相亲400次 次次被甩
  • 离过婚的我还是处女身
  • 失恋失贞我在性欲中沉沦
  • 旧情人搅黄了我的订婚宴
  • 我打湿了天使的翅膀
  •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