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人民网  2007/12/20 10:56:34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生活好不容易展露了生机,房子又面临拆迁。下一步,住哪里都成问题。看到我做事的时候暗自垂泪,一个热心的雇主关切地问我怎么了?得知我的难处,她慷慨提出把一处客房给我住,条件只有一个,阿昆不能一起住,你这么能干的女人,怎么嫁了他这种男人?

这些年,我也向阿昆提出过离婚,年轻的时候他说要闹到我单位去,现在他又威胁说要到女儿单位闹。我是个好面子的人,拿他没办法,只有忍。

老房子拆了,我搬到一处高尚住宅,阿昆租了一处房子,租金当然是我给的,另一家雇主知道我的处境,帮阿昆介绍了一份工作,月薪两千。他欢天喜地地去了,这是他第一个体面像样的工作。可没过多久,女儿从他的手机里发现了暧昧的短信??他自以为发达了,便理直气壮地去招惹女人。

这一次,我的心彻底成灰。我自认只有养着他的命,不想他在外面继续丢人现眼。

我顶着太阳骑车去做家政,路过他租住的小屋,依然会忍不住看看他,他吹着电扇,睡得正香。有时,他过来找我要钱,我们为一些小事争吵起来,他骂我摔门而去,几天没有消息,我担心他出意外,还会忍不住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吃饭……

我这算什么呢?真的是生得贱,只有养他的命吗?

  • 美国少女火辣性爱日志
  • 我用和风细雨拯救丈夫雄心
  • 性爱里的强权春药
  • 我比你的第一个男人更爱你
  • 珍惜身边爱你的那个人
  •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