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TOM  2007/12/18 13:48:48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我在浴后洒点儿香水,或衣装不整从他面前经过,他就会翘着二郎腿,故作正经地警告:“不要勾引我啊,小姐!”或“拜托你,不要再乱我心,我可是个意志薄弱者!”多情却被无情恼,但我嘴硬,便没好气地回敬他:“懒蛤蟆想吃天鹅肉,一点儿门也没有!”或者干脆说:“自作多情,太小看老娘了!”总之,我们都想倚老卖老,都想做“至尊”,不过,一般最后还是他出面“解决”问题,这时,我就可以适当做冷美人,故作不耐烦地阿Q一下:“看你也挺饿的,好吧,可怜的人,来吧!”嘴硬,心软,这是我们的共性。应该承认,这种游戏很有意思。我有不少闺中女友,都埋怨夫妻做爱如同嚼蜡,每每这个时候,我内心就会涌出一种温暖的幸福感,我们的性爱充满了新鲜奶香。

每当夜幕降临,我总会有所期待。我喜欢调情,当他在我面前想要得发狂的时候,我会非常陶醉。每次我都有“胜利”的喜悦与满足。而他呢?也是踌躇满志、神采飞扬,仿佛征服了珠穆朗玛峰,有时他也这么叫我“珠峰”,因为英雄难过此“峰”,因为我看起来比他高(事实上他比我高),所以,“登顶”在他看来,就是怎么把我悬空抱起。每次他把我扛在肩上转圈,我都会咯咯笑,并喊“救命”,这时他特别开心,直至把我弄得精疲力竭“求饶”为止。有一次,我生气了,故作“气绝”晕过去,他慌乱地做人工呼吸,还颤声呼唤我的名字,我终于忍不住“恢复”了自主呼吸,并放声大笑,他被耍弄的时候,最可爱,我喜欢捉弄他。

不过,我在做白日梦时,又常常把他幻想成江湖大盗,我则是被他劫持的良家妇女,被迫成为他的“压寨夫人”,这种奇思很美妙,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把这种想法告诉他,他很是兴奋。当然,我们做得最多的游戏还是互相搔痒,他比我还敏感,我手指刚刚放在唇际“呵气”他已吓得笑着躲到床头柜边去了……

  • 我比你的第一个男人更爱你
  • 珍惜身边爱你的那个人
  • 面对他的热情求欢我却退缩
  • 酒后我鲁莽占有她的处女身
  • 我为爱偷走姐姐的幸福
  •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