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新浪网  2007/12/14 14:41:44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日子在继续,杰也不再勉强我,每次接吻,他都会自觉且很有分寸地收兵,他说:“我尊重你!你让我肃然起敬!”我却从中听到一丝嘲讽,从而又新添一些负罪感,觉得有失女朋友的“天职”,没有满足他满腔的渴望。

一天晚上,我要杰到家里帮忙换灯泡,可他手机关了,他家的电话也没人接。我几乎是枯坐在沙发上一夜没睡,寂寞、担心,还有许许多多的胡思乱想,也许他对我失去了耐心?想当初,我们初次相遇,是在厦门的鼓浪屿,那天,我想拜访一位知名的钢琴老师,但只知名片上的地址,却不知怎么走。岛上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只能用双脚走。

当时,我们都是路人,我只觉得他面善便去问他:“海洋路怎么走?”他爽快地说:“我们同路,我带你走!”他皮肤黝黑光洁,让他的眼睛更黑白分明,那么清亮。我放心地随他走了近半个钟头。看他走得也不太老练,我还一度心存疑虑,那是傍晚时分,鼓浪屿处处飘散着浪漫的琴声,但看他真诚无辜的眼睛,我又放松了警惕。找到那位老师家,杰这才坦白,他也是一个过客,只不过非常愿意护送我一程,所以一路走来才没有那么驾轻就熟。我心头一热,这个英俊的男人,我不能错过。于是互相交换电话,一回到家,就与他展开了这场同城之恋。

可是,那一夜,我真的失魂落魄了。过去,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我都可以随时找到他,哪怕在午夜惊醒,我条件反射地打电话给他,求他只言片语的抚慰,那种磁性的“床上初醒的语调”最是我爱听的,犹如他在枕边,用十指梳理我的乱发。而那一夜,窗外月色撩人,我却找不到他。天亮后,我终于有了他的音讯。他说,与朋友去洗桑拿了。我信他,他的工作压力很大,去洗个澡也没什么值得研究的。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