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新浪网  2007/12/14 14:26:53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在电脑桌上,我找到了文希留的纸条:“很抱歉,我没有时间帮你洗床单,那血是我的处女红。我知道你一定会觉得惊讶,像我这样的女孩怎么还会是处女。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因为我明天就要去美国了,原谅我欺骗了你,我不是去那里读书,而是去结婚,我的丈夫是一个美国老头。也许以后我不会再回来了,我们也就再也见不着了。你好好照顾自己,记得要勤洗衣服。饭桌上的菜你热热再吃,我不知道是不是合你胃口,这是我第一次为男人做饭。 再见,我的男人!”

看完文希的留言,我身体重重地倒在了床上,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一切都意味着什么。我去她们学校找过,但是没有找到文希,怎么也找不到,她连电话也没给我留过。七年过去了,我再也没有过她的消息,我的初恋,给我第一次的女人,就这样在我生命中璀然出现,然后又离奇地消失了。

已过而立之年的我,现在能理解文希当初为何要那么做。她之所以和我做爱,只是不想把女人宝贵的第一次给一个没有多少感情的美国老头。可是,我还是不得不佩服她为人的洒脱,可以把处女身给一个男人,却不图任何回报,这种女孩并不多见。更多的女人是像我前妻刘琳那样的,总是口口声声地说:“我把一切都给了你,你必须爱我,必须为我负责。”她所说的一切就是把第一次给了我。

刘琳是我的同事,一个平常女子。她说从我分到报社来的第一天就喜欢上了我,对此我毫无知觉,不过我那时候并没觉得她讨厌,只是觉得她不起眼,外型和个性都比较常见。这就是说,我对刘琳从来都没有产生过迷恋,虽然我们后来结婚了。说起来那都要怪我酒后乱性。

文希离开我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心情郁闷,不仅因为生活中少了一种美,一种激情,而且还多了几分遗憾几分伤痛,因为我找不到她。此后,我越来越喜欢下班后去泡酒吧,既是借酒浇愁,也是对往昔氛围的依恋,毕竟我是在酒吧认识文希的。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