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新浪网  2007/12/14 14:26:53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没等得到我的回答,文希已经把衣服除去,并主动地抚弄起我的身体。那一刻,我的身体和大脑都已经失去了主张……我没有一点经验,她发现了,问我:“以前有过吗?”我说这是第一次,她哭了,喃喃地说她很感动。

王涛 男 33岁 北京某报社记者

如果我会再一次面对婚姻的话,我不会把处女不处女的当做作一个择偶标准。我上一次的失败婚姻告诉我:有真爱才会有幸福,其他条件都是虚妄的。

多年以后,当我从一个朝气蓬勃的男孩变成一个婚姻失败的衰男人的今天,我更愿意花时间去怀念和回忆的女人是文希,以及我和她那不算爱情的爱情。至于一年前和我离婚了的前妻刘琳以及我们那场长达六年的令人疲惫的婚姻,已经渐渐在我生命中变得虚伪、可笑、不真实了。虽然这两个女人都把她们的第一次给了我。

七年前,我在一家酒吧遇到了文希,她是酒吧里的服务员。看见她的第一眼我就被她迷人的外表吸引了。此后我常常一个人去那个酒吧,不是为了喝酒,只是为了能够多看她几眼,那时候我没有想到她会是我的第一个女人。去的次数多了,我和文希慢慢地熟悉起来。

后来她告诉我她其实是北京外语学院的学生,来酒吧打工不是为了赚钱,主要为了结识外国人,那是她出国的捷径。她这么说的时候,我并没有觉得她世故虚荣,因为她是坦诚的,真实的。我欣赏她的个性,虽然她总是赤裸裸地袒露对金钱和优越生活的向往。在我看来,这总比那些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的女人好得多。我是一个老实守旧的男人,周围接触的女孩很少有文希这个类型的,我沉迷于欣赏她那张动人的脸和张扬的个性,仅仅是欣赏而已。当时我没有想过这样的女孩会和自己的生活发生关系。

生命里总有一些事情是出人意料的。某个夜晚,酒吧生意冷清。我进门时看到文希和酒吧老板在争吵,我没听明白是为了什么,好像是因为钱的事。再后来我听到老板说,不想干的话就走人。文希不甘示弱地说,走可以,但是要把工资给她,因为她现在连回学校的路费都没有了。老板则恶狠狠地质问她,有胆量打客人怎么没胆子走回学校去。他说他不管她有没有路费,反正工资是一分不给。毕竟是个弱小女孩子,哪里对付得了那种流氓一样的男人,文希哭着扭过脸,刚好看到了我充满同情的目光。她一边抹眼泪,一边向我走来。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