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eNet 硅谷动力  2007/12/14 13:28:29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姐姐的不幸让我心痛

一年后,姐姐生了个可爱的儿子,一家人欢天喜地,那枚戒指的阴影,似乎烟消云散了。但小外甥长到了两岁,还不怎么说话,只会对着每个人微微的笑,和他伶俐的外表形成强烈对比。历尽周折,才把小外甥奇怪的自闭症治好,姐姐家已经几乎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了。后来,姐夫的父亲,在偶然的车祸中去世;再后来,姐夫在一次医疗事故中永远失去了一条腿。雪上加霜,一家人的重担,全落在姐姐柔弱的肩上。

流言蜚语,把一切都算在了姐姐丢失了的那枚戒指头上。说一个人,丢了什么东西,作了什么孽,总要别的地方得到惩罚。尽管,这只是迷信,可一辈子的幸福,谁不想完完整整地沿袭千百年来的风俗,图个吉利呢?

大二那年暑假,我到姐姐家去,走到门口,听到里面有压抑的哭声。我走到窗口,看到姐姐抱着小小的外甥默默地流泪,瘦小的肩膀剧烈地颤抖着……站在窗外热辣辣的太阳下,我泪流满面。

我终于明白,那个夏天,我偷走的,不仅仅是一枚戒指,还偷走了姐姐的幸福,和姐姐关于幸福的信仰。

慢慢地,我大学毕业了,工作了,拿着不错的薪水。我尽所能去补偿姐姐,有什么好吃的好衣服好玩的,总是第一个想到她,我甚至用三个月的薪水,给她订做了一个几乎和她当年那枚一模一样的戒指。但姐姐受到的那些流言蜚语,错过的那些美好心情,和一生都不会平息的遗憾,是不可能补回来了。

姐姐一定从开始就知道那戒指是我拿的,可她从来没说过我半个字的坏话。这辈子,我欠她的,是怎么还也还不清了……

  • 我对非处女妻子的性虐待
  • 处女女友曾被已婚男人糟蹋
  • 女儿带我找到老公的偷情地
  • 口述:困在处女膜上的爱情
  • 我和老公用“电话”性爱…
  •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