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eNet 硅谷动力  2007/12/14 13:28:29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漂亮的姐姐要嫁人了

13岁时,我上高中了。姐姐亲手给我做了新被子,厚厚的棉絮松松软软的,我把脸埋在那蓬松的被子里,甚至闻到了若有若无的雪花膏的味道。或者,姐姐真的是疼我的,这样想着,我对着姐姐甜甜地笑了笑。那瞬间的笑一定是纯洁无邪的。姐姐却有点惊惶失措的样子,她拿了两个大大的苹果,塞在我已经鼓鼓囊囊的包里:“多拿点,住校可没在家方便了,好好学习,上个好大学,别像姐姐这样上个中专当工人。”当时,我重重点了点头。

高二时,我14岁,姐姐22岁了。22岁的姐姐,如花般漂亮着,慢慢地,有男孩追她了,慢慢地,她恋爱了。每个周末我回家,她都会钻到我被窝里叽叽喳喳地说半天。虽然大多数时候我并不十分响应,可她仍乐此不疲地把开心的事,与她认为最亲爱的妹妹分享着。

那时的她不知道,她一直当成小孩子的妹妹,也到了青春萌动的年龄,也有了心仪的男孩。那男孩,爱抽点小烟,爱喝点小酒,爱打点小架,还爱给她妹妹写点小情书。

姐姐订婚那天,穿了套淡紫色的套裙,扎了个高高的马尾,看起来妩媚而又不失清纯。当着双方家长的面,我那个未来的姐夫郑重地把那个泛着银色光芒的戒指套在了姐姐的中指上,姐姐笑了,眼角眉梢都是掩饰不住的幸福。在我们那个小县城,那一枚戒指,是最厚重的信物,是一个女孩爱情与幸福的见证。照结婚照时,要戴着那枚戒指;出嫁时,也要戴着那枚戒指;将来给出世的孩子喝满月酒时,也要戴着那枚戒指。这一连串人生最重要的片段连接起来,就是一个完完整整幸福的人生了。

那天,回到家,姐姐小心翼翼地把戒指放到小小的红色盒子里,又用一层红色的细纱布系好,放在了写字台中间抽屉里,还上了锁,把钥匙放在了枕头下面。这次,她没有让我戴上试试。我虽然暗暗骂着她小气,却也有些理解了---哪个女孩子,不把自己的幸福看得比天还重要?

  • 我对非处女妻子的性虐待
  • 处女女友曾被已婚男人糟蹋
  • 女儿带我找到老公的偷情地
  • 口述:困在处女膜上的爱情
  • 我和老公用“电话”性爱…
  •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