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新浪网  2007/12/14 11:15:1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我还是试图挽回和刘洁的感情,我不想和她做异床异梦的夫妻。所以第二天一早我就做好饭叫她起床,可她不理我,不管我怎么劝,她都装做没听见。我只好回家了,去参加弟弟的婚礼。等我19号再回武汉的时候,刘洁对我更是冷冰冰的,把我带给她的蔬菜也扔了出去。我打电话给她家,是她妈妈接的,她妈妈就敷衍了我两句,语气不太好,好像很不耐烦。

我是真的无奈了,这样的婚姻我没有耐心也没有信心再维持下去了。或许当时和刘洁结婚就是一个错误。哥哥曾经劝过我要我放弃这桩名不副实的婚姻,可我没有答应,我想不管怎么样也算夫妻一场,我不想就这样离婚。可是现在真的是没办法再坚持,或许离婚对我和刘洁来说都是一种解脱。

(讲完了心事,张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看来这段婚姻生活真的把他压得太累太累了。我问他,你难道没有想过刘洁为什么会对你这样?他说,怎么会没想?虽然我想不出原因,但我估计她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甚至可以说有些厌恶我。我俩的这个婚结得真是稀里糊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 闺蜜假扮柔弱抢走我男人
  • 我对非处女妻子的性虐待
  • 处女女友曾被已婚男人糟蹋
  • 女儿带我找到老公的偷情地
  • 口述:困在处女膜上的爱情
  •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