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新浪网  2007/12/14 11:15:1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我想挽回边缘的婚姻可是徒劳

我在武昌找了份保安的工作,所以在家里只呆了两天就走了。到23号,因为要办证件,我回去拿身份证,只有她妹妹在店里。等她回来我问她去了哪里,她却坚持什么都不肯说,倒在床上睡觉了。半夜里,我被她大声的叫骂声吵醒,她不停地砸东西,还撕我们的结婚照片,我不知道她想干嘛也不想去管,任她去吧,她搞累了也就平安无事了。

第二天一早,我去刘洁家找她的父母,告诉他们昨天晚上刘洁撒泼的事情。她父母让我先回武昌去上班,等她自己冷静一下再说,言语里并没有安慰我和责怪刘洁的意思。

3月8号,是刘洁的弟弟结婚的日子。3号我特意打电话回去,可他们并没有告诉我婚期已经改了。等我7号从武昌赶回去的时候,才发现她弟弟5号就结婚了,而我和我的家人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刘洁她们家经常这样,有事情也不和我家商量,好像从来都没有把我们当做一家人。

3月17号我又回去,因为我弟弟第二天要举行婚礼。我买了水果和鲜艳的玫瑰花,我想缓解和刘洁的矛盾,毕竟已经是夫妻了,不应该有太深的仇恨。可我没想到,她换了门锁,我进不了门。没办法,我找来她妹妹把门打开,我才进去。

她躺在床上,说感冒了,我又急忙去买药买菜,照顾她。看刘洁吃了药睡下,我和她妹妹谈了谈。我说我错了,我不该在她的父母面前说到她的痛处,我说话的时候没有考虑到她的感受,其实我心里不是这么想的,我从来都没有嫌弃过她。她妹妹听了什么都没有说。

  • 闺蜜假扮柔弱抢走我男人
  • 我对非处女妻子的性虐待
  • 处女女友曾被已婚男人糟蹋
  • 女儿带我找到老公的偷情地
  • 口述:困在处女膜上的爱情
  •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