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新浪网  2007/12/11 13:51:54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啊--”我对着八一湖大喊起来,可这并不能让我心安。我心乱如麻,怒火冲天,可天黑下来我还是得回家。我总不能刚结婚就撇下老婆跑去朋友家住吧,单位的单身宿舍也退了,除了回家没别的选择了。陈丽娟呆坐在家里,我进门就说:“陈丽娟,我最后问你一次,究竟是谁?”她表情木然,还是不说话。

那一刻我想一切都完了,我的幸福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那天晚上我们还是睡在一起,反正家里也只有一张床,大冬天的我也不可能去睡沙发。

在床上看到丽娟的身体我心里难受极了,在公园里的那种想像又浮出在脑海里。我嫉妒我愤怒。好几次我都把拳头捏紧想砸下去,可都不忍下手。于是我开始想法折磨她。我一把扯开她的衣服,不理会她的推搡,没有任何前奏就直接进去了,那时候的感觉就跟强奸一样。

看着她痛苦的表情我有一种报复的快意,令人惊讶的是那一次我做了很久,她的呻吟跟眼泪混杂在一起,似乎激起了我身体里某种可怕的力量。发泄完之后,我心里好像慢慢平静了,点上一支烟坐在床边,她在抽泣中睡去,我却在不安中失眠了。

那一晚之后,我们开始了奇怪的生活,照常上班,照常下班,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等着她把饭做好,一切都很正常,惟一不正常的是上床之后。我在床上掐她,咬她,抓她的头发,不顾一切地冲刺。她的表情越痛苦我就越兴奋,只有在那个时候,我才感觉不到横亘在心头的毒刺,一切都在我的控制之下,没什么让我意外,没什么让我伤心,没什么让我愤怒。她总是一边喊叫一边流泪,我相信那时候她一定是在恨我……

说到这里,张亮生的表情显得很黯然,他不停地用卷成筒形的报纸拍打散落在裤腿上的烟灰。然后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似乎想从我的表情中捕捉到某些他需要的信息,或是等待我对他的说法做出肯定的评价。但他发现我的脸上很平静,便有些失落地继续用报纸拍打沙发的一角,那里有一个被香烟灼伤的白色小洞,随着拍击,我看到尘土在小洞四周悬浮。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