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TOM  2007/12/11 10:19:1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看着那醒目的处女红,我掉下了眼泪,当时我发誓一定要好好爱她,绝不再过以前那种放荡的生活。韩丽在那个夜晚显得很美,很端庄,很贤惠,没错,我要娶的就是这样的女人。

陈彤 31岁 男 北京某外贸公司总经理

我是一个浪子,标准的浪荡公子,以前是,现在也是。

不了解我的人会说我是个高干子弟,所以我有放荡的本钱,这是大错特错。他们并不知道,我十六岁以后就没再主动和父亲说过话,因为我恨他,恨他在母亲最需要男人照顾的时候抛弃了她。

说起来,父亲也是个风流的男人,从小到大听到过不少人在背后说他作风不正派,这其中还包括一个我的初中同学,那是个长相叫人讨厌的女孩。有一次我找茬欺负她,把她的书包扔到了讲台上,于是我听到恶狠狠地骂我是流氓父亲生出来的禽兽儿子,然后她当着全班人的面大声说我父亲是个乱搞女人的老流氓。一向蛮不讲理的我,那一次居然没脸反击她。过后好几天,我都感觉有同学在背后对我指指点点的,那一次真是颜面尽失。那个女孩的父亲认识我父亲,我想那些话一定是他告诉他女儿的。

可想而知,有这样一个父亲真是够丢人的。长大后我见过几个和他有过关系的女人,包括他现在的妻子。在我看来,那些女人论长相论气质都比不上我母亲,都是些妖艳俗气的少妇。我因此更瞧不起父亲了。

  • 这样的婚姻还需维持吗
  • 口述:困在处女膜上的爱情
  • 我和老公“无耻下流”生活
  • 我和老公用“电话”性爱…
  • 结婚男人的心理会怎样变态
  •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