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搜狐  2007/12/10 13:30:17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我极力控制着自己,同时极尽风情,他仿佛很激动,我能听出他不停吞口水的声音,这是他情不自禁的信号,我太了解他,于是,我同步跟上,就好像他过去健康时与我真正做爱一样。他问我喜欢什么姿势,我说:“听你的!”他说,他的过去女友最喜欢站着,他会从后面抱着她……这不是在说我吗?他用这种方式在缅怀过去!

我心一动,稳了稳情绪,故作天真好像什么都不懂的样子,他就谆谆善导,当我情不自禁地娇嗔“你好坏”时,电话里传出一阵幸福而又得意的笑声,他终于有片刻时间忘记自己是个“废人”,我无限心痛地陪他说着一些很色情很“下流”的话。他说,他很快乐,但也有负罪感,因为对不起过去的“女友”。我的心则更痛,因为他在与一个“陌生女子”调情的时候,他心里浮现的影像仍然是我……

我主动约定海瑞每夜8点儿打电话,我答应会准时守候他“光临”。他很高兴,我则泪流满面。当我走出声讯台大楼招人力三轮车准备回家时,我的脸仍然在发烫。那是一位年轻的东北籍车夫,只穿一件背心,肌肉结实,当他有力地踩着车上一个长达400多米的缓坡时,我莫名地想伸手去摸他那耸动的肩,多么性感的背影!多么熟悉的气喘声!

我心乱如麻,心里好像一只醉了的兔子在撞,一阵微风吹过,似乎清醒了些,我突然感到自己很危险,可能会出事。这么一想,我还真的惊出一身冷汗,当我付那师傅车钱时,情绪才渐渐安定下来。回到家,我第一次看到伤残后的丈夫扒在床沿边和儿子一起下棋,他则首次见我回来主动和我打招呼:“回来了,累了吧?!”不知为什么,听到丈夫的声音,我的泪水一下子夺眶而出。

之后几天,我们一直愉快地“聊性”,我的化名叫“诗蝶”,海瑞每次都点“诗蝶”,因为“诗蝶”最有“女人味”。我有点儿吃醋,但又心安理得,总之,一种矛盾心情把我弄得很兴奋,也有一点儿甜美的期待。半月后的一晚上,我告诉他以后不要再打声讯台的电话了,那很贵,想聊就打我手机,我可以回拔过去,我们可以做一辈子不见面的电话情人。他听了,孩子般高兴地答应了。此前,我已准备了一部新手机,只在晚上8点至9点开,我不再去声讯台做钟点接线员了,我只要听他的声音,我丈夫言情的声音!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