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搜狐  2007/12/10 13:30:17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所以,对丈夫和婆婆等,我只能采取一个态度:敬而远之,除了白天上班,下班后则想尽办法争取在办公室多呆一些时间,或者外出当家庭音乐老师,教钢琴什么的。我把自己弄得很忙。就这样,我每一夜都会回家,但只是为了回去睡觉,尽量不与婆婆正面冲突。婆婆爱孙子,就让她带好了,这一点,我很放心。

至于丈夫,我不敢主动去亲近他,怕他会发火。他等我入睡后伸手过来时,我也只能在迷迷糊糊中“消受”这一切,我不能有反应,因为他害怕我有反应。我尊重他的爱抚方式。渐渐地,我的唇冷了,如果他唠叨,我就长长地叹息,这一招挺灵,他马上就不说了。

一晃六年过去了,儿子也上了小学。娘家的亲人、同事、朋友,多少次劝我不要吊死在一棵树上,不要再守活寡了,因为我还年轻,才30出头,正是黄金好年华。可是,我的内心却总有一个声音在回响:“不,你这一辈子只能这样了!”我害怕别人的议论,如果我真的和海瑞离婚了,我内心将永远得不到安宁。

海瑞是令我很烦,而且还不时莫名地大发脾气。然而,即便如此,我仍坚守着,并且一守就是6年,从道义上讲,我已做得很无愧了,但我仍然不想离婚。每天早上,离开卧室前,我照例会低头亲吻他的额头,他则总是醒着,好像一夜没睡就是为了等这么一个吻别,那一刻,他的目光是那么可怜而满足,这令我心疼。曾经,他是多么英俊而威武!而如今,他却只能无助地躺在那里,连目光也变得那样无力。

一天下午,办公室只剩下我一个人,百无聊赖中,便莫名地想报复一下恶毒的小姑。我拿出IP卡,拔通了小姑厦门家的电话,用IP卡打长途对方是显示不出我的电话的。是小姑的丈夫接的,不知从哪来的“灵感”,我用假声娇滴滴地问:“是××夜总会吗?你是××先生吗?昨夜你把我弄得好疼……”想不到,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居然爽快地“承认”了,明明我是平空生出一个鬼夜总会和假姓名,他居然为了能和我这个找上门来的“小姐”搭上关系而“默认”了。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