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搜狐  2007/12/10 13:30:17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渐渐地,海瑞习惯了这种恐吓与发泄,婆婆也不跪了,我也不再流泪,而是把全部精力放在了养育儿子上。我和丈夫不同床,但仍同房,常常在半夜,他会挣扎着从床上滚到床下,再竭尽全力伸出手来摸我的乱发,这个时候,他是温柔的,是曾经健康时的那种摸索,我却不敢反应,因为我怕伤了他的自尊,只是任他颤抖的手寻找遥远的记忆,任自己的泪水滑过脸颊……

有一天半夜,婆婆突然推门进来,发现他儿子躺在地上,竟大发雷霆,说我变心了,无情无义,狠心地让丈夫横躺在地上……我想解释,可被她这么一搅,一股无名火便熊熊地燃烧起来。我当场揭露她如何跟踪我,如何监听我的电话,如何去我们学校打探消息……我和婆婆第一次正面争吵,竟然发生在这样一个午夜。小儿子吓得大哭,丈夫却冷笑着,仿佛很解恨,仿佛在看两个与他无关的人在争吵。我突然感到阴森可怖,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尽头!

婆婆怎么会明白,我为什么不“接等”丈夫伸过来的手?曾经有几次,我抓住丈夫的手,并且爬起来试着抱他起来,结果都被他恶狠狠地推开了,不但如此,他还近乎变态地低吼:“滚,骚货!”这是多么伤我的心啊!我知道他很难过,很痛苦,可是,他不该这样转嫁他的坏情绪啊!

所以,后来我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任其抚弄,结果却让婆婆误会了我的做法,以为我嫌弃了她的儿子,她怎么会了解我内心的不平与无奈呢?

第二天,婆婆急召在厦门工作的小姑回来共同声讨我,并且指着我的鼻子骂:“想另攀高枝?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其实,我从未想过要离开海瑞,毕竟我们有爱情基础,并且我相信海瑞总有一天会心平气和地接受命运的安排,我有责任把我们的爱情结晶抚养成人。但是,婆婆与小姑的无理取闹与防贼似的不信任,还是激起了我的叛逆心理,让我对这个家产生了厌倦些许厌倦情绪。对我而言,回家如同下地狱受刑一般。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