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搜狐  2007/12/3 10:05:54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我成了“上门女婿”

失恋带来的伤痛远不如想象中那样汹涌,这当然要归功于Chris的及时出现。现在回想起来,我几乎不记得自己是怎样爱上Chris的,毕竟她与我之间,存在着相当大的差距——— Chris虽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女孩,可她在一家小医院当护士,学历不高收入微薄,家中还有下岗多年的父母。

但是随着交往的深入,我还是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她。我们看电影、逛街、聊天,从牵手到接吻,每一次约会都是美丽的回忆。可就像《新结婚时代》里的某些片断,恋爱初期,面对Chris时我常常很不懂事地表现出一种所谓优越感。那时Chris很迁就我,可我实在太骄傲了,始终没能体会到她的一片苦心。

那年国庆长假,我把Chris带回了北京。那一路上我都有些忐忑,担心会遭到爸妈的强烈反对———两地文化差异再加上家境差异,都可能成为他们反对的理由。

完全出乎意料的是,爸妈对Chris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爸爸成天开着车带Chris四处转悠,而妈妈送给她的礼物塞满了两只拉杆箱。全家乐融融的情形让我感动万分,那时候,我恨不能马上在父母的祝福中把Chris娶到手。

回到上海以后,Chris又带我见了她的父母。我这才发觉自己原先对她的家庭持有了太大的偏见———她的父母虽然不成功,却是那种朴实、诚恳的上海人,努力经营着自己的生活。

两个月后,我住进了Chris家,成了一个“上门女婿”。(《新结婚时代》不只一次地在邵诚的叙述中出现。邵诚说自己认认真真地将这部连续剧看了好几遍,发觉其中好些片断都曾经机器相似地发生在自己与Chris身上,只不过男女主角换了个位而已。“那时候昀儿早就从我家搬了出去,但北京有个表妹来上海找工作,我便把家又借给了她。”邵诚突然又冒出了那么一句话,让人一时摸不着头脑。)

  • 我给你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
  • 婆婆竟不让丈夫与我同房
  • 再见恍若隔世的温情
  • 我默许了男友的出轨
  • 老伴走后我对保姆动了情
  •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