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搜狐  2007/12/3 10:05:54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就像《新结婚时代》里的某些片断,恋爱初期面对Chris时,我常常很不懂事地表现出一种所谓优越感。

口述者:邵诚男 32岁 大学教师

我曾是怀抱着梦想来到上海的千千万万“新上海人”中的一个,大学毕业、考研、留校,经过多年努力后我终于成为了一名大学教师,当然也就顺理成章地留在了这座城市。不过,我并不能算是“白手起家”———远在北京的父母当初给了我丰厚的“留沪资本”,在我大学还未毕业时便在上海置下了一套房子。只是作为独生子,我仍然背负着沉重的全家人的企望。

(情人节前一天晚上,邵诚一连发了好几封E-mail给冬尔,急切地要求面谈。“满街的鲜花都快要把我逼疯了……”这是邵诚每一封E-mail的开场白,他说自己眼下可谓进退两难,留在上海只怕躲不过无处不在的恋爱回忆,若是回家却又不敢面对父母的关切。)

把家让给了初恋女友

在认识Chris以前,我曾经有过一段很富有浪漫色彩的初恋。昀儿是我初中时代的同桌,青涩懵懂的感情贯穿了我俩相识之后的整个学生时代。大学毕业后昀儿在我的鼓励下也来到上海,并且住到了我家。但也许所有人都不相信,我与昀儿的“同居生活”始终是百分百纯洁的———昀儿总说,她想把她的第一次留在婚后,我尊重她,所以我们从未突破“界线”。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段感情因此而完美,毕竟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渐渐地,彼此的所有优缺点统统暴露在了对方的眼皮底下。昀儿不再像以往那样温柔,她成了个“强势”的女孩,大到工资奖金小至电视机遥控器统统都要由她掌控。无数次争吵冷战之后,2005年春节过后,我终于向她提出了分手。

昀儿对此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冷静,她爽快地答应分手,却也同时提出条件———当初她是为了我才来到上海,而且在此地除了我便没有其他朋友,所以她仍然要求暂时住在家里,直到她找到合适的地方。我答应了,并且很快另租了套房子搬出去,把家让给了昀儿。

  • 我给你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
  • 婆婆竟不让丈夫与我同房
  • 再见恍若隔世的温情
  • 我默许了男友的出轨
  • 老伴走后我对保姆动了情
  •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