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中华网  2007/11/30 14:30:11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他说:“能像以前一样,跟我交往吗?我不打扰你的婚姻,我只是挂念你,想和你亲爱一下,别无他求。你也一样,不能忘记我吧!”他就是看穿我的心,我不知如何回应,心是想见他,亲他,可我已是已婚主妇,有孩子,有家庭,他怎能这样要求?他太残忍了。

他说:“记得我们的约定吗?10年前我们有个约定,不论我们10年后变成怎样,和谁在一起,只要还在同一个地方,我们要在圣诞节晚上一起度过,还记得吗?”

我怎会不记得?他说过的所有话我都记得。他说我不需要马上回他,他要忙工作要走了,说会再给我电话的。临走前他在我耳边轻轻说了一声:“很想要你。”便抛下我离开了。他依然的坏,我怕再次陷入迷途中。

距离圣诞只有几个星期,他不时发短信给我,我怕丈夫知道总是在他上班时间回复他,我一方面告诉自己已不能再任性了,我已有安稳幸福的家庭,不应破坏它,可另一方面一个声音却不住叫我快想办法圣诞逃出来,抛开丈夫和儿子,重投初恋坏但叫人怀念的怀抱,就只是一夜,不是很坏的想法吧。

我的心快要崩溃了,正邪两边的力量不住拉扯我不放手,我不知如何应付。

  • 酒后乱性,我该怎么收场?
  • 相识三天风骚女友要开房
  • 来生让我比她先遇见他吧!
  • 我给你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
  • 婆婆竟不让丈夫与我同房
  •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