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三九健康网  2007/11/21 17:10: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看房的人来来去去的换,还是没有卖出去。我们一人一间屋,我的那间还带卫生间,似乎也相安无事。但是我还是不喜欢他带朋友来玩,每到这时,他们就霸占了整个客厅,说笑声让我感觉刺耳,凭什么这么肆无忌惮地坐在我的沙发上呢?最可恶的是,后来他带来了一个女人,我们在客厅碰过面,她一副泰然自若的表情令人厌恶,我心想:“捡我的剩儿还美呢?”她咯咯的笑声传到我耳朵里,更是觉得恶心,同时也奇怪,这男人以前怎么没这么哄过我呀?

经过与闺中密友切磋带自己思考,我觉得不能让他的幸福压过我,我也开始往回带人了,而且隔三差五就换新面孔,直接往自己房间领。其中有相亲对象;有不知道怎么就认识了,且对我有好感的;有多年的好朋友;只要是安全可靠的异性,我就往家带。不过我不留人过夜的,除了程波。

他很温柔,也浪漫,每周一会送一束花到我办公室。还有一些说不清的原因,我喜欢他。他甚至说:“如果你喜欢这房子,我们就买下吧。”太感人了。“那么你不介意这是我和别人住过的地方。”“我只介意你现在心里有谁。”

李然搬走的那天,我还是有点伤感的。“这沙发还是我出的钱呢!虽然我不喜欢。”李然笑着说,好似有点害羞,没直视我。“那我把钱给你吧,在这房子里,它们是我最喜欢的东西。”“你男朋友不是希望把所有原来的家具搬走吗?”“没事,他听我的。”他的表情有点伤感,但还在笑:“那好呀!找个听话的男人比较适合你,好好过吧。沙发算我送你的,留个纪念吧。”

李然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搬家公司的车开走了,我感觉到竟有一滴泪滑过了我的脸颊,回过头去,看到程波正看着我,“吓我一跳你。”我用手擦了一下脸。“即使你伤感,我也能理解。”他目光温柔。我突然忍不住趴在他肩膀上哭了起来,说不出原因,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莫名其妙。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