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中国网  2007/11/16 9:50:49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借宿--欧哥晚上“破”门而入

阿姐一点儿也不知道欧哥对我起了“打猫心肠”,还是经常邀请我到她家去。我不想去,又怕她起疑心。而且几年的交往,对她家我也有了一种依恋。所以我还是经常去,只是不在她家过夜了。欧哥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一如既往地对待阿姐和我。

2005年1月的一天,阿姐又邀请我到她家去玩。下午,趁欧哥不在,阿姐和我拉起了家常。这时她才隐晦地提到她和欧哥的关系“不太好”。阿姐身体差,而欧哥是个欲望很强的男人,她无法满足他,两人的恩爱是装出来的。那天聊得太晚,错过了公交车,阿姐便留我住。我想有阿姐在家,就答应了。我睡在主卧室隔壁的客房里,小心地将房门反锁了。

不料半夜,房门不知怎么被打开了,欧哥钻了进来。我本来想喊阿姐,可当时突然闪过一个疑问:阿姐和欧哥睡在一起,欧哥咋会这么大胆?莫非是他们商量好了?我最终没敢喊出声,只是不停地反抗。可他人高马大,我的挣扎根本无济于事……

事后,阿姐在隔壁喊欧哥,我的疑心就更重了。此后,我再也不敢去阿姐家了。当时我正和阿姐合资做生意,不想闹翻了。心想,就当作一次教训吧!

怀孕--屈辱打工妹忍无可忍

没想到过年后,我的例假一直没来。2月22日到医院一检查,果然是怀孕了。我马上给欧哥打电话,问他怎么办。他很冷漠地说,他在北京出差,叫我去找阿姐借点钱把孩子做掉,等他回来再给我钱。我感觉很受伤。一个研究生,一个大公司的负责人,竟是这样一个混蛋!左思右想后我拨通了商报的情感热线,只想让他明白,我并不是一个可任由人欺辱的打工妹。

第二天下午1时,我给阿姐打去电话,把这件事原原本本地讲了。阿姐马上赶了过来,她气得浑身都在发抖,哭着说那晚她确实并不知情。她哭得很伤心,说欧哥太不像话了,居然会做出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来。接下来她才对我说,欧哥出身农村家庭,而她的家境非常好,家人当初不同意他们的婚事,是她固执地嫁给了他。结婚的钱都是她出的,欧哥家里只送了6床棉絮。

新婚第二天,欧哥的父亲出于羞愧,一大早就不辞而别了。她一直拼命挣钱养家,也尽一切努力支持欧哥的事业。欧哥终于出人头地了,不想人也变了,不仅长期不回家,甚至还公然带女人回家。有一次她脚痛,叫欧哥帮她买点药,欧哥竟说你去死吧!她早就想过离婚,可又舍不得让孩子痛苦。看阿姐这么痛苦,我非常难过。我不想伤害她,也知道斗不过欧哥,只希望他能痛改前非,好好善待阿姐。

  • 丈夫包容我的男人越来越多
  • 十年前偷尝禁果我们能否续缘
  • 每场恋爱都以我逼婚而告终
  • 两任前夫的变态令我无法忍受
  • 难忍相思我成了放纵的女人
  •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