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TOM  2007/11/14 13:48:07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我独自躲在这10平方米的小房间里,只有天黑以后才偶尔在小区里走走,偶尔有邻居来串门,我都会紧张得要命。

口述者:佟风 女 24岁

(本期截稿前一天,突然接到佟风的E-mail。佟风很急切地找冬尔,说是心里有个“疙瘩”无法解开,并且这个“疙瘩”已经严重地影响到她的生活。E-mail的最后,佟风留了手机号码,但是她的要求很“奇怪”——一定要冬尔先发短信给她,然后才会接电话。“我很怕接陌生人的电话。”E-mail里,佟风反复叮嘱。)

整整两个月,我不开口

在叙述我与Andrew的故事以前,请允许我先说说自己的成长经历。因为我深深明白,今天自己这样封闭、“怪异”的性格,完全是拜那段日子所赐——

我曾经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尤其是父亲,对我可谓百依百顺。可是我的父亲很花心,大约是从我读初中的时候起,他就经常彻夜不归。随着父母争吵的不断升级,父亲开始背着我打母亲,因为我总能在母亲脸上找到伤痕。与此同时,母亲的脾气也渐渐变得暴躁,心情不好时就责骂我是个没用的女孩,留不住重男轻女的爸爸。我负气去找父亲,就在他的办公室里,我却意外撞见他正与公司的一个女孩亲昵……

那时我生活在上海附近的一个小城市,父亲是当地颇有些名气的商人,他身边的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同学偶尔会拿这些当话柄,在我背后指指戳戳,让我感觉抬不起头来。大约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的性格就开始变得很奇怪——以前的我争强好胜,为了一句小小的玩笑都可以和别人争论半天,可是从高中开始,我变得彻底沉默。

那时父亲已经很少露面了,妈妈则整天绷着张脸,我害怕与任何人交流,生怕他们会问起我家的事情。“最高纪录”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整整两个月,除了非说不可的以外,我没在同学和老师面前开过一次口,一下课就狂奔回家。回家后依旧无人说话,我总是等妈妈睡着以后,再偷偷溜出去,在家附近的网吧泡到凌晨两三点。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高考前,但幸运的是,我还是考到了上海,这也许是上天对我唯一的眷顾吧。

(“这期间,其实还发生了一些事……”说到这里,佟风突然有些犹豫,憋了好半天才放轻声音继续道:“高二那年我还恋爱了,有天晚上我俩都喝了些酒,他要我陪他去郊区看外婆,结果……我被他强暴了。发生了这种事情后,我发觉身边居然没有一个人可以倾诉。”)

  • 一场和欲望有关的偷窥
  • 千万别和前男友搞暧昧
  • 嫁给那个“强奸“我的男人
  • 闷骚男爱上了一个堕落天使
  • 老公竟然逼我学A片!
  •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