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新浪网  2007/10/19 14:23:1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第二天早上,香港男人敲开了我们的房门,我的噩梦开始了。他压在我身上,强行和我发生了关系,而雨晴,竟在一边悠闲地抽着烟,冷冷地观看这次“表演”。

事后,香港男人甩给我2000块钱,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个数字还不及父母给我每月生活费的一半。我想过报警,但我在深圳人生地不熟,也不想父母知道这件事,他们肯定会伤心死的。我擦干眼泪后,回到武汉。这件事摧毁了我所有的骄傲和自信,我仿佛一夜之间老了许多。我意识到,这世上只有父母才是真正疼自己的人。而我却以父母为我安排好一切为理由,盲目地寻找自己的生活,结果撞得头破血流。我才21岁,却觉得自己的心像一个30岁的妇人。

让我再一次感叹世态炎凉的是,雨晴和我断绝了来往。让我惊讶的是,她并不是因为愧疚不敢见我,而是她怕自己的银行账号易主,怕我和她的香港男人走到一起。就是这样的人,我居然曾经把她当做最好的朋友,我真是天真哪。

楚涵自从那次回浙江后,就没了消息。上个月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下个月要来武汉,到时候去找你。”他永远是那么自信,几乎不给人拒绝的余地,也许他算准了我是不会拒绝他的。

经历过这么多事的我,早已不再是那个天真幼稚、骄傲任性的大小姐,我对他说:“请你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不喜欢比我矮的男人。”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