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新浪网  2007/10/19 14:23:1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楚涵要忙生意,我们只有周末才能见面。每周,我都会精心打扮自己,跑去宜昌见楚涵。楚涵把我带到他的朋友圈子里去,听他的朋友说,我是他们见到的第一个站在楚涵身边的女人,包括他的妻子,楚涵从来都不带出来。这时我才知道,他和妻子是因为双方的家族利益才结的婚,他们有各自的生活圈子,至今没有小孩。

楚涵对我的重视,满足了一个女人的虚荣心,以至于我每次想放弃这段感情时,都迈不动脚步。

2004年“十一”之前,楚涵的妻子从浙江赶到宜昌照顾他的起居。我给楚涵发的短消息,不小心被他妻子发现了,楚涵不想惹麻烦,决定暂时回到浙江去,和我分开一段时间。

这是我和楚涵之间第一次出现隔阂,因为见不到他,我每天烦躁不已,却又无可奈何。在我面前,他是如此强势和霸道,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没有一点儿商量的余地。

雨晴找到了我,说她深圳的男朋友叫我一起过去散散心。我有些犹豫,楚涵曾提醒我,不要和雨晴走太近,因为她和我是不一样的。但当时的我,心情很差,很想换个环境透透气,没做过多考虑,就随她去了深圳。

深圳之行,我见到了雨晴的香港男朋友,一个开红色保时捷的男人。他对我很有好感,甚至当着雨晴的面,要我做他的女朋友,我严辞拒绝了他。那一夜,我和雨晴睡在一家酒店的总统套房里,由于白天玩得太累,晚上我睡得非常沉。

云灵犹豫了好久,才决定告诉我下面的事情。因为这件事,她至今没有跟任何人提过,这是她的青春里一道最深的伤痕。和这件事比起来,楚涵对她的伤害,算是轻的。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