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新浪网  2007/10/16 10:57:1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婚姻了无生趣

我与丈夫垦钦(化名)相识于1994年。那时,我刚分到一家单位上班。整个部门,就我们两个单身,他非常积极地追求我。

垦钦是一个非常节约的小伙子,很会过日子。他有一条裤子,已经旧得不成样子了,但仍然在穿。我母亲认为,从这一点来看,垦钦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那时,垦钦很受领导器重,马上要升迁。我父母极力撮合我们,他们忽视了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我一点都不爱垦钦。

我总觉得,没有爱怎么可以共同走过一生?于是,我有了生平第一次和父母的抗争,提出不与垦钦交往。然而,最终我还是在父母的威胁中选择了妥协。父母说:你如果不同意,以后你的婚姻我们不会再管。

婚后的第一年,我已经无法忍受他的一切。由于家庭背景不同,父母的教育也不尽相同。从小到大,我吃有吃相,站有站相,为人处事,都很有礼貌。垦钦来自农村,吃饭的时候,衣服和裤子上到处是油印,只有对他有帮助的人,他才会非常热情地加以对待。

点点滴滴的生活细节加在一块儿,让我再也忍受不了了。在我怀着儿子6个月的时候,我跪着求他离婚,结果没有成功。生下儿子后,我只对母亲说过一句话:跟他结合,除了儿子,我一切都后悔。

母亲当时什么也没说,但我知道她心中一定也很痛。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