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新浪网  2007/10/16 10:13:23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最后一口美味牛排入口,我才放下叉子,我问子涵:“那你打算怎么办?”

子涵把问题推给我:“你想让我怎样?”

我揉揉脑袋:“今天太累了,这个问题改天再说吧。”我忽然发现,自己对这个事实并不吃惊,有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架势,再仔细地推敲下去,我并不是那么深爱他。

在网上做心理测试,《爱情战场上你是哪颗棋》的测试结果里面有一句:“你很容易做到成功俘获一个人的心,但不能不说的是,正是由于你的天才让你觉得获取爱情如此简单,所以你从来没有用很认真的态度对待过他,除非遇到一个‘高智商’对手,否则很难被打动。”

是这样的吗?我一只手抚着滚烫的咖啡杯,一边有点冷冷地笑。爱情的确需要棋逢对手的感觉,如果挑战对我来说太过简单,我就失去兴趣。子涵对于我来说,无疑是一个这样的对手。我永远无法确定他第二天是否还会如此爱我,亦如他也无法猜透我。因为没有结婚的打算,我不再介意他是个已婚男人。也就是说,我超越了道德的界限,心甘情愿地成为一个男人的情人。可这是为什么,大概只是因为寂寞。

有很长一段时间失眠。在每一个子涵从我身边离开,回到他妻子身边的日子里。子涵自从与我摊牌的那天开始,认为我默认了自己的地位,不吵不闹,于是可以放心地周旋在两个女人身边而游刃有余。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去上班,因为子涵给我的家用让我觉得自己赚那些钱微不足道。我开始不停地在网上写字、灌水、和陌生人聊天。据说,深夜的时候挂在网上的女人都有着受伤的灵魂。我光着脚在地板上走来走去,在寂寞的时候会忍不住大杯喝水。深夜的时候推开窗子,月亮冷冷地贴在深色的夜空里,有着不动声色的冷淡。

其实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并不是“求不到”,而是“无所求”。在失眠的那段时间里,我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子涵也不知道。有天,子涵看着我若有所思地说:“媛媛,你是个最可怕的女人,因为你什么都不要。”正对着窗口发呆的我微微转过身子看他:“我要的你能给吗?”是的,华衣、美食、珠宝……这一切都抵不过一桩婚姻给女人的安全感。而我,似乎在拥有了许多以后,对婚姻也失去了期许。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