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太平洋女性网  2007/10/15 14:15:26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青青是晴朗的好朋友。每次她见我很痛苦的时候,都会劝我说,晴朗一定会回到我身边的,况且,我的自身条件又不差,不会找不到女孩子的。渐渐地,我在青青的眼里看出了她对我的情愫。

我很享受这种感觉。直到那天晴朗出差了,我和青青在家里喝了一点红酒,我借着酒劲儿把手伸向了青青的胸部,她没有拒绝。

那是一种冲动的感觉,我很快地脱掉了青青的衣服,和她拥吻起来。青青的嘴唇柔软而性感,比晴朗更有风情……我一边吻着青青一边比较着。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了钥匙在锁眼里转动的声音。然后我见到了晴朗和她那张因为愤怒而扭曲变形的脸。

那一刻我没有内疚,也不心痛。我只是冷冷地看着晴朗说,你回来干什么了?晴朗看见我这镇定的样子更加愤怒,抱起我的那堆衣服说:“你滚吧,能滚多远滚多远,我再也不想见到你。”然后又看了看青青,拽住她的头发说:“你这个贱人,难为我把你当好朋友这么多年。”

我知道自己的错误无法饶恕,真的就卷起衣服走了,我住到单位里去。刚住单位的前几天,我每天都会给晴朗打电话,但是她从来都没有接过。我觉得她正在气头上,打算等等再联系她,毕竟是我们六年的感情,不是说分开就能够分开的。

可就在一个月之后,我收到了晴朗的结婚请柬。和她结婚的那男人我见过,是一个高官的孩子,据说已经追了晴朗很久。接到请柬那一刻,我毋宁死去。我是真的错了,不懂得珍惜和体谅自己心爱的女人,才会眼睁睁地看着她和我错过。

又一次打电话给晴朗,这次她接了。我问她,我们还有挽回的余地吗?她淡淡地说,没有。她将为别人披上嫁衣。欢迎我去参加她的婚礼。

直到她挂了电话,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没有去参加她的婚礼,我怕我会在婚礼上疯掉。我心爱的女人结婚了,新郎不是我。这样的感觉是痛苦。

我实在在北京呆不下去了,那里是我的伤心地。我回到郑州,找了份过得去的工作,又在郑州买了套房子。

身边的同事和同学都结婚了,只有我还单身着。我不知道是在等待什么,也不知道为谁等待,难道这就是老天对我的惩罚吗?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