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太平洋女性网  2007/10/15 14:15:26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我要了两瓶芝华士,很快地,有个女孩子蹭过来要陪我喝酒。在半醒半醉之间,我轻轻地捏了捏那女孩子的手,她没有拒绝。我拉着她从酒吧出来,上了我那辆车。我们在每个红灯停车的时候接吻,我一直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摩挲着女孩子的手臂。我带她去开房。我和这个陌生的女孩子做爱,心里有柔情也有报复的快感。

我的车滑出宾馆大门的时候,我抬手看看表,凌晨四点。还是决定回家,回到家,发现晴朗已经等在家里了。她斜斜地靠在沙发上,脸上还有没有洗掉的残妆。

她睡着了。我开门的声音让她醒来。她看见我进门,问我去了哪里。我不以为然地笑着说,凭什么要告诉你。

晴朗说:“你知道不知道,今天晚上你的出现让我弄丢了一张大单,能赚几十万的大单。你还自以为是地觉得自己受了委屈……”我打断她说:“我不要什么大单,也不要那么多钱,我只要每天和你安静地相守在一起,就好。”

晴朗说:“我不这么想,只有有很多钱,我才有足够的安全感。”我说:“那你为什么不顾我的感受,我是你的男人哪,我们已经快结婚了。”

晴朗说:“谁说要和你结婚了?要结婚,我们拿什么结婚?就凭你一个月那点工资?连我养车的钱都不够!”本来因为和陌生女人做爱的内疚感因为她的这番话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我看着眼前的这个歇斯底里的女人,真的无法把她与高中时候的清纯女孩子联系在一起。她变了,变得浅薄而虚荣,变得我已经不认识她了。

可是我还是舍不得离开她,尽管我感觉她已经无数次地背叛我。我觉得总有一天她会因为我的痴心而回心转意。

可是事情并非如我所愿,晴朗甚至开始夜不归宿了。我一直想知道,她到底还爱不爱我了。每次我很苦恼的时候,都会找青青聊天。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