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太平洋女性网  2007/10/15 14:15:26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我紧紧地抱住晴朗说:“我宁可你没有这么多钱,也要让你不再和那些男人接触。”晴朗又笑说:“没有钱,没有钱还谈什么爱情?你看我们住的这套房子,一个月没有2000块钱会被房东赶走的。你再看你穿的用的,哪件不是名牌?难道你还想过那种租住北京地下室的日子吗?”听着晴朗说这些,我无语。

作为一个男人,无法让自己心爱的女人过上想要的生活,是一种悲哀。我也无法想象,如果那天,我没有遇见晴朗,他们接下来会有什么节目?我控制自己不再往下去想了。

我开始更加努力地工作,并且也通过一些关系找了一些兼职来做。我的事业日渐起色,而陪晴朗的时间越来越少。

我从来不曾注意过晴朗的变化,只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可以娶自己心爱的女人回家。

那天是晴朗的生日,我推掉了所有的应酬回家。我买了订婚戒指,打算给晴朗一个惊喜。谁知道一回到家里发现晴朗并没有回来。

明明是说定了她的这个生日一定是我陪着她过二人世界的,难道晴朗忘记了吗?我打晴朗的电话,她很快地接了,我听见那边人声嘈杂。我问晴朗,你在哪里?晴朗很大声音地说了个酒吧的名字给我。

我用最快的速度驱车去了酒吧,在一群人中间找到了晴朗。晴朗看见我的突然出现仿佛有些吃惊,随即恢复了正常。她拉着我的手向大家做介绍:“这是我的弟弟。”弟弟?我比她小这没有错,但是在这样的场合下如此给我安了个名分我实在是有些火大。我抬起脚踢翻了桌子。

我当着晴朗的面对在场的所有人说:“我不是她弟弟,我是她老公,我们每天都是睡在一起的!”在场的人一片哗然,晴朗没有吭声。我拉起晴朗的手说:“老婆我们回家。”晴朗挣脱了。看她那样子,我的心已经快碎掉了,扭头就走掉了。

我开着车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不知道该找谁去诉说。最后我拐到了另外一个酒吧,我听说那里有很多妖冶的女孩子,可以带出去过夜。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