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太平洋女性网  2007/10/15 14:15:26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没过多久,我被告之也被郑州某个高校录取了。

就这样,那年九月初我拖着行李去学校报到,参加军训,领课本……开始了热火朝天的大学生活。直到有一天,同学从教室外面喊我,手里还拿着一封信。

我把信接过来,一看上面的地址就知道是晴朗写来的。晴朗的信写得很长,她介绍了学校的情况。最让我激动的是,她在信的最后一行写了两个字:想你。

那封信我看了很多遍,仍是舍不得放起来。我用最快速度回信给晴朗,洋洋洒洒地写了十多页……就这样,我们两地飞鸿了4年。

在此期间,我们见了双方父母,高中同学都知道我们确定了恋爱关系,大学的同学都知道我有一个在北京上大学的女朋友。

大学期间也有女孩子对我表示过好感,都被我拒绝了。因为我有晴朗,我很知足。

大学毕业了,父母觉得我们家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希望我能够留在他们身边。而晴朗打电话过来说,她已经在北京找好了工作。

该怎么办呢?一边是家里的老人,一边是心爱的女人,我不知道该如何抉择。最后还是妈妈看出来我的为难,她给了我几千块钱,当我去北京找工作的费用,把我送上了去北京的火车。

那天,晴朗在火车站接我,并且直接把我安顿进了她的新工作单位的招待所里去住。

她很娴熟地开着车,车里放着我们俩都喜欢的歌,我甚至注意到她纤纤手指上修剪得很精致的指甲上面涂了一层透明的指甲油。

在晴朗单位的招待所里休息了一天以后,我开始找工作了。北京这么大,人才济济,有无穷多的机会,可是我没有料到我居然很难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