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太平洋女性网  2007/10/15 14:15:26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倾诉人:蔚然年龄:34岁职业:职业经理人倾诉地点:新岛咖啡

我和晴朗的故事是从高中时候就开始了。那时候我们住在一个家属院,在同一所学校的同一个班级读书,我是班长,晴朗是班级的学习委员。

我对晴朗表达感情的方式就是每天下了晚自习的路上,在距离她10米远的地方安静地尾随着,看着她在家属院停自行车,走进她家的单元楼,直到她的房间里亮起灯才离开。

晴朗似乎也知道我喜欢她这件事情,因为她总是在回家的路上把自行车骑得很慢很慢,仿佛在等着我赶上去和她一起走,但是我始终没有这个勇气。

这样的感觉一直持续到我们高考结束。报完志愿,班级里的同学互相在对方的同学录上留言。

那天当我把我的同学录递给晴朗的时候,晴朗抬起头看看我,然后笑笑说:“等所有的同学都留过以后你再拿来给我吧。”

我依照她说的去做,当我翻开晴朗给我留过言的同学录的时候,看见上面写了一句话:“我在北京等你。”

我的脸立刻像火烧过一样红了起来,晴朗这么说是不是代表一种暗示?

夜里,我抱着那本有晴朗留言的同学录辗转难眠。

我知道晴朗报的是北京交通大学,而按我的成绩,我只能去郑州的某一所高校。

北京,对于我来说是那么遥不可及。

整整一个暑假,我都没有去找晴朗,尽管我知道她住在哪里,也知道她家的电话号码。

我从同学那里辗转得到晴朗的消息:她拿到了北京交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