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新浪网  2007/9/19 15:19:19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第二天晚饭后,阿虹说要把她的一条裤子拿去换拉链。我问道:“昨晚为何不拿去补?”“现在想穿时才发觉拉链坏了。”阿虹说完拿着裤子出了门。第三天晚饭后,阿虹说她想出去走走。我顿生疑虑:“大冷天的,出去不是明摆着挨冻,难道阿虹瞒着我干什么事?”于是我紧跟着阿虹出门。在一个公共电话亭里,阿虹旁若无人地与电话那头说笑着。我隐隐约约听出对方是男性。是夜,阿虹回来后,我故作轻松地问道:“都去了哪些地方散步?”“随便走走。”如此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怎能不让我疑虑。第四天晚上,阿虹照例去电话亭里打电话,挂掉电话后,她随即拦了一辆摩托车离开。我快步走向电话亭欲查刚才的通话号码,可惜已被阿虹删除。

那天晚上,阿虹直到十二点多才到家。我生气地责问她到底到哪里去了,阿虹不慌不忙地说去了同学家。无奈,我憋着一肚子气辗转难眠。第二天晚上,我比阿虹先一步到电话亭里,用一块小纸片把键盘上的删除键挡住,使阿虹无法删掉通话号码。待阿虹讲完电话后,我上前记下了电话号码。白天我到电信局查询该电话号码的户主,户主正是自己工地的工人张浩。

当天晚上,我紧跟着讲完电话的阿虹来到梅城某招待所,在招待所里,不堪入目的一幕让我七窍生烟,想不到自己深爱的人竟如此背叛自己,气急败坏的我拨通了派出所的电话……自觉无脸见人的阿虹第二天便起身前往广州她叔叔开的工厂里做工。阿虹走后的第三天,恻隐之心让我匆匆踏上开往广州的列车,试图挽回我和阿虹的感情。但阿虹的叔叔说她已返回梅州做流动人口证了,我随即赶回梅城,可惜阿虹已不见了踪影。此后的五年,阿虹杳如黄鹤。时至2003年,阿虹回来了,但这时的我已心灰意冷,无意挽留阿虹。两天后,阿虹再次回到广州。此后半年,阿虹一个电话都未曾打回过,爱到尽头覆水难收。2003年年底,我义无反顾地选择解脱,儿子跟我一起生活。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