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搜狐  2007/9/4 17:11:08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筱敏点了半只烤鸭,两个小菜。

“这只鸭子肯定就是那种极其不负责任的公鸭,让人给烤了实在是活该。”筱敏说。“对,对它就该如此。”知道筱敏在影射我,我顺而言之。

“我想好了,我不会跟你离婚的!但是,我绝不会就这样原谅你的不忠……”“我也不会原谅自己。为惩罚我的不忠,只有离婚。”

“想得美!婚姻破产了,你让我上哪儿去讨你那份情债?想逃?没那么容易!”“那你说怎么办?”

“第一,我要惩罚你!”她说着,抓起我的左手,狠狠地咬了一口。我痛得大叫起来,手指被她咬破了,血流了出来。她掏出事先准备好的创可贴给我包上。

“第二呢?”我看了看手上的创可贴,抬头问道。

“你回家把一切跟那个女人有关的东西清理掉,甚至包括你的记忆。”

“第三呢?”“第三,你要重新买一套白西服,跟我去教堂重新发誓:‘我爱筱敏、忠诚于筱敏,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第四呢?”“你要发誓,要像你父亲那样做个好父亲!”

“我不会发誓像父亲那样,我只能发誓做一个比父亲更好的男人,不仅要对得起我的孩子,更要对得起我的女人!”我说。

“那么好吧,我原谅你了。我告诉你两个消息:第一,我辞职了;第二,我怀孕了。”

我的泪水决堤而下。我知道她是为了不再见到王晓明,走出那块伤心地而辞去那份如意工作的,她是为了坚守那份婚誓而接受了我这片废墟。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