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搜狐  2007/9/4 17:11:08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当我进家门时,筱敏正坐在沙发上发呆。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还压在酒杯下面。可能父亲已给过她打电话。她想解释,我却软弱无力地说:“筱敏,别说了。我要离婚,家里的一切都归你,我净身出户。”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离婚?我哪点对不起你?请告诉我……”“不,不是你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我没资格跟你在一起,我不配拥有你那份爱情。”

“你这是借口!你要离婚,可以,但你必须跟我说清楚,我哪点不好。我知道王晓明的老婆找过你,可是我告诉你,我绝对没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

我望着她,泪水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讲述了那个荒唐的夜晚。筱敏像一匹愤怒的母狼从沙发上跳起来,把沙发垫和茶几上的酒杯纷纷摔在地上,哭着用水果刀将沙发刺出了一个个口子……

“为什么会这样?你当年怎么答应我的?你想就这么一走了之,不行!我们在黄山发过誓,谁要背叛爱情,谁就去跳黄山!你去吧,你去死吧!”她哭喊道。

我站起来,向门外走去。

“你上哪儿去,给我回来!”她疯了似的把我拽住,用头一下一下地撞击我的胸口。

“筱敏,你想让我怎么办,你说,我听从你的处置!”

“我只要你忠诚于我,忠诚于爱情和这个家,做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

“可是,我已经失去了……”我五内俱焚,头也不回地冲出家门。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