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搜狐  2007/9/4 17:11:08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第二天,父亲把我送上车。当火车行至沈阳时,我接到那个女人的电话:

“对不起,是我错了。王晓明他们一起去广西的是四个人,不是只有他们两个。”

“那么,宾馆……”“是重名,那个王晓明不是我老公。对不起!”

“你一句对不起就没事了?你让我怎么面对筱敏?你毁了我的婚姻,毁了我的家庭!”我失控地吼道。我曾经一次次地苛求筱敏忠贞于我,忠贞于爱情和婚姻,自己却把婚船砸沉了,我怎么能原谅自己?当年,我是多么的可笑,坚持要筱敏跟我去教堂结婚。

“你们又不是基督徒,去教堂发哪门子的昏?”父亲大惑不解地问道。

“为了我们婚姻的神圣。”我说。其实,我是想让筱敏在众人面前发誓忠诚于我!

“你愿意嫁给尉继业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牧师问筱敏。

“我愿意!”筱敏无限虔诚地说。

牧师说:“上帝所配的人便不可分开。这一生一世的爱情,因为今天而完美。”

这是最让我陶醉的一幕,我请朋友把它录下来,多次有意无意地播放给筱敏看,让她不要忘了自己的婚誓。

可是,我们没有贫困,没有患病,也没有残疾,仅仅那个倒霉女人的误解,我就背叛了自己的妻子!我多么狭隘,多么自私,多么的不忠诚,多么的不可信赖!我悔恨不已地将拳头砸在自己的头上。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