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搜狐  2007/9/4 17:11:08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怎样找回失去的忠贞

第二天清早,我从沙发上醒来,那个女人已经离去了。望着茶几上的两只酒杯和空酒瓶,我忆起了昨夜那疯狂的一幕。

我怎么会这样?筱敏的外遇是背叛,我的外遇是什么?是堕落啊!我为什么会这样?是母亲遗传给我的风流,还是自己那不可一击的脆弱?我为我的行为自悔,自卑。

我把离婚协议书压在酒杯之下,带着心灵深处的创伤,告假返乡。我已经三年没见父亲了,他的头发已变成乞力马扎罗的雪。他的生活仍然有条不紊,丝毫没有单身男人的脏乱。桌上摆放着两帧照片,一帧是我和筱敏的结婚照,她穿着洁白的婚纱,一脸的甜蜜和真挚;另一帧是30年前父亲、母亲和我的全家福。这两帧照片像刀子似的戳在我的心上。

回家的三天里,我像只受伤的小鸟蜷缩在巢穴。筱敏一遍遍打来电话,我看一眼就挂断了。

第四天晚上,父亲烧了几个拿手好菜,温了一壶北大荒酒。我想给父亲斟酒,他却夺过去给我倒了一杯。

“儿子,我知道你有事瞒着我,我也知道你心里很苦,不过你是个男人,要敢于面对生活。明天回去吧,把事情处理完再回来。”父亲说着,把一张车票放在桌上。

我哭了,哭得很不男人,把筱敏的事告诉了父亲。

“你为什么不等筱敏回来谈谈?你到底应该相信自己的老婆还是相信那个女人?事情弄清楚了吗?你就要离婚!混啊!你真他妈的是我的儿子……”父亲的话像棒子击在我的头上,是啊,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她是否真是王晓明的老婆?我为什么不怀疑她,反而去怀疑筱敏?

“爸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你妈。当年,你妈气愤地对我说:‘老尉,我要是不搞破鞋的话,不仅对不起我自己,也对不起你对我的这份折磨!’”父亲眼圈红了。

父亲说,当年母亲被人称为“农场一枝梅”,许多男人对母亲明追暗求,其中不乏领导干部。父亲怀疑母亲跟副场长关系暧昧,不仅暗中监视,还对母亲肆意侮慢,百般折磨。一天早晨,母亲临上班前,被父亲扇了两个耳光,倔强的母亲哭着狠狠地对父亲说了那句话。那天,母亲出了事,被抓了现行……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