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搜狐  2007/9/4 17:11:08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我的出轨犹如辽宁那场百年不遇的暴风雪,突然降临,没等抵挡已长驱直入,没容反抗已全线崩溃。它像铺天盖地的大雪飘进我的日子,婚姻之路陷于瘫痪,情感若抛锚半路的汽车,吼叫着冲不出那片泥泞……

在困苦中,我找到了自己出轨的根源——信任的缺失。无论教堂的婚誓,抑或是黄山的同心锁,都没能改变这一致命的爱情基因缺陷。

无奈:我的爱情跑过了头!

一场失败的“偷情策划”

情敌”之妻突然造访

2006年12月12日,北京的天阴阴的,风像无家可归的流浪狗拍打着窗棂。我冲杯咖啡,望着杯盘狼藉的餐桌,想着如何打发这老婆不在家的苍凉。筱敏去广西了。行前,她买回牛奶、面包、午餐肉,真空小菜、八宝粥和一冲即食的玉米粥,把冰箱塞得满满的。

她知道她不在家,我是不会开伙的。

女人是蜗牛,到哪儿哪儿是家;男人是雄狮,离开女人就是流浪汉。妻不在家,我心里只有挥之不去的无聊。

“咚咚咚!”突然门被敲得山响。这哪是敲,是捶,是砸。

“谁呀?”我不快地问。趴在门镜上一看,是一个年轻女子。老婆不在家,是不能轻易放女人进门的。“你是不是砸错门了?我家不欠水费、电费、医药费,也不欠农民工的工资。”我隔门说道。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