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新浪网  2007/8/13 14:37:15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在健身上,我终于明白自己不甘的到底是什么。健很浪漫,他不断地带我去新挖掘的情调咖啡厅约会,还会在他的那套单身公寓里布置我喜欢的香水百合。

对超的歉意越来越少,我告诉自己不离开他只是为了给孩子一个健全的家。

感情再也回不去了

沉溺在甜蜜里的我在超面前也有些得意忘形,把他的容忍当成他的耳聋目盲。直到那次。

在健楼下,我挽着健下楼,看到坐在车里的超。他的眼神冷漠多于愤怒,仿佛在看我如何收拾残局,我知道我挑战了他的底线。

我慌了,从来没看过超这样,我顾不上健的感受,甩开他的手,跳上超的车。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超把车开到环岛路。车停好后,超说了一句“离婚吧,孩子跟我。”

“我不离婚”顿时我脑子一片混乱,我只知道我不能离婚,离婚了周围的亲戚朋友会怎么看我,孩子怎么办。

既然你一次又一次地这样,为什么还要跟我在一起?”超依旧冷静地说。

“你都知道了?”惊愕的我不知所云。

……

我没有解释,也没理由解释,这几年,超忙于事业,而我却一再地伤害他,伤害我们的感情,他容忍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爱超,我只要想到离婚后一个人的生活就恐惧,我怎么能离婚,怎么能失去孩子,可是我和超已经再也回不去了,我们不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再说,健的事业处在上升期,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影响他。我天生就是一个怕寂寞的女人,我该怎么办?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