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新浪网  2007/8/13 13:53:23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记得第二天一早,我浑身就像要散架似的,但我望着被单上那摊红红的血迹,我知道对于一个女孩来说,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端起盆子倒上水打上肥皂,闷闷地洗了起来。

我一边洗一边想,这血迹就这样被洗去了,外人可以认为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可是,留在我的心里的印记,又怎么能够洗去?正当我这样想着的时候,我猛一抬头,望见他正站在一边坏坏地笑。好像还有那么一丝诡秘与得意。这让我无法接受。顿时,我就有一种寒毛倒竖的感觉。

“你在笑什么?”我冷冷地问。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好可爱。”他说。

“那样的事,难道仅仅用‘好可爱’所能表达所能诠释的吗?”我也不知道当时我怎么会用这样的语言来反问他的。

就这样,我们在“初夜”过后的第二天,我的心里,便有了些许的不快。

那时候,我无法确切地判断,我们的这场心与身、灵与肉的遭遇,将会是怎样的一个故事。是悲剧的?还是喜剧的?对于我来说,得到的将是什么,失去的又是什么?总归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得实在太快太突然太缺乏思想准备了。

带着微微的身体创伤,带着无法言状的心情,我回到了自己的家。在我离开他的那段日子里,每时每刻,我都会陷入无穷无尽的想像中:那一刻,他是因为真的喜欢我爱我才那样肆无忌惮的呢?还是仅仅只是因为男人的原始本能的发泄?他趴在我身上时的面部表情和我洗床单时他那坏坏的笑,就像电影银幕上的一组组镜头,定格在我的脑海里。

我多么希望知道,事后的他,如今的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由于十年前手机还没有像现在这样普及,电话也没有时下那么方便,好在他和别人不一样,因为他的名字隔三差五地在报纸上出现。只要我天天读报,就可以知道他又写了些什么文章。

然而,令我想不到的是,此后不久,大概就三四个月以后吧,南京本地的几乎所有报刊上,突然就再也见不到他的名字。不知什么原因,他在所有报纸上销声匿迹了。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