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搜狐  2007/8/8 17:30:48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那是雨明去深圳两个月后的一个晚上,外面下着雨,难得的是他也要来上网,我们打开了视频,像往常一样在视频里享受着想像中的激情。突然,我看见雨明接了个电话,我能在这边听见是他的老总在叫他去办公室加班。雨明很抱歉的样子,然后迅速地穿衣服,留下我一个人在电脑前发呆。我的泪在那一刻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压抑的哭声中,有人发信息来要跟我聊天,问我寂寞吗?我回复说很寂寞。然后对方说他也很寂寞,说老婆留学去了。同是天涯孤独人,那天晚上我和这个男人聊天,直到凌晨。后来下线的时候才知道他叫杜诚。

第二天晚上,我们又相遇了,聊着聊着,我们就聊到了性。他发来了一张照片,我看了,还很顺眼,三十多岁的成熟男人,然后他要我开视频,不知怎么的,我们都看了视频,但我没有给他看我的脸,我害怕虚假的网络。他说我很性感,但能感觉到我脸上的忧郁。我笑,苦涩地笑。他请我出去吃宵夜,我拒绝了。他说我们视频温柔吧,我骂他神经病,但当他把视频对准他的身体时,我居然没有把视频关掉。他说了很多情话,我渐渐感觉到了一种叫做欲望的东西在身体里张牙舞爪……

欲望过后找不到回家的路

以前我也经常上网聊天,不仅是和老公保持联系互相亲热,还和以前的同学朋友沟通,免得自己生活在一个极度空虚的世界里,但我从来没有和老公以外的人说过有关性的话,更不用说在老公以外的人面前赤身裸体还自慰。这样的心理折磨,让我一段时间里都为那个晚上而害怕、愧疚。

很长一段时间我害怕开电脑,雨明问我怎么了,我回短信说很好,就是特别想念他,然后我第一次强烈地要求他回来看我一次。雨明问我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我忧郁地在电话里说:“我想你,我要为你生个孩子。”此前,我是不愿意这么早生孩子的。雨明很是担心,特意请假回了一趟家,当看到我并没有什么不对时,他笑了,说我现在是越来越孩子气。我哭,说你不知道我现在成了闺中怨妇了?雨明就说再坚持一段时间吧,公司现在正壮大规模,等闲下来了就把我的工作也弄过去。我点点头,靠在雨明的怀里,感受他的心跳。

我和老公更多的还是靠上网来彼此安慰,虽然我已害怕了上网。不过我重新申请了一个QQ号码,雨明问我为什么。我说我不喜欢以前那个号码,对此,雨明没有说什么。

但人真是一种很矛盾的动物,特别是在深夜,来自性的欲望常常躁动着我原本年轻的身体。也就在这种煎熬中,我突然想到了那个曾经有过一夜虚拟激情的对象,那个叫杜诚的男人。我上了以前的那个QQ号,看见了杜诚以及他发过来的信息。

我犹豫中还是给他回了话。见我来了,他点开了视频,顿时他结实的身体出现在我的眼前,与此同时,他还发来了一堆“甜言蜜语”。在阅读的过程中,想像着他的身体和我的身体的缠绵,我情不自禁发了一条信息给他:我想你。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